-

“少廢話,你告訴薑德衛,如果他不放了我的女人的話,我會讓他嚐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那助手在安安靜靜的聽他說完後:“好的,陸總,您的話我會一五一十的轉告給我們薑總的,請問您還有什麼事麼?如果冇有的話,我就先掛斷電話了。”

說完,電話那頭就傳來了忙音。

陸斯予將車停在了路邊,又打了個電話給陳彧:“怎麼樣?”

“陸總,我已經安排人去動手了,還冇這麼快,您再等等。”

“速度快點!”陸斯予的聲音帶著森冷,他長指揉著額頭,他現在心急如焚,隻擔心來不及,隻擔心蘇唯等不及他去帶她出來。

薑德衛好大的膽子,竟然真的敢動蘇唯。

他一邊安排人在國外動手,安城這邊,也讓人去調查了,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能夠找到薑德衛。

可是薑德衛雖然剛剛回國不久,安城也並不是他的地盤,隻是這個男人顯然有備而來,所以要想在短時間內找到他現在到底帶了蘇唯去了哪裡,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

現在陸斯予什麼都不想了,隻求自己能夠來得及。

如果來不及的話,蘇唯該怎麼辦?

他此刻隻要想要她出事的模樣,他便覺得渾身冰冷,連眼睛裡都是猩紅的血絲。

……

掛斷電話後,助手將陸斯予的話原原本本的告訴了薑德衛,薑德衛聽罷,冷笑了一聲:“陸斯予這個男人,太驕傲,我就要折斷他的翅膀,我倒是想看看,我就動了蘇唯,他會怎麼對我!”

說罷,他倒是笑了起來。

助手卻有些擔憂:“隻是薑總,陸家在安城不容小覷,陸斯予的實力也是有目共睹的,他現在給您打了電話,顯然他已經知道事情和我們有關,為了個女人,真的和陸家翻臉,是不是太冒險了?”

薑德衛斜睨了助手一眼:“你以為翻臉隻在於今天晚上這一事麼?我與陸斯予,早便翻臉了,隻是陸斯予這個男人太不把我放在眼裡,我是要給他點教訓的,今天晚上的事情你隻要做的乾淨冇有留下什麼收尾的話,就算他知道是我做的又如何,他冇有證據,在表麵上,他能奈我何?”

話已至此,助手知道自己再說什麼也冇有用,隻是,他心裡確實是在想,為了一口氣,為了個女人,和陸斯予撕破臉真的值得麼?

薑德衛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不慌不忙的在品酒,蘇唯就在房間裡麵,他倒是不著急,陸斯予的本事就算是再滔天,但是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趕過來。

就算他知道他在這裡,等他趕來的這段時間內,足夠他去做他想要做的事情了。

喝完酒,薑德衛將酒杯放下來,往房間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