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德衛一直在打量著陸斯予,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卻忽然笑了,用手拍了拍陸斯予的肩膀:“陸總說笑了,這麼小的事情,我怎麼會放在心上?況且,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是以為在裡麵和我在一起的是蘇總吧?你趕過來不怕得罪任何人是害怕她會出什麼事?看的出來陸總和蘇總雖然離婚了,但還是挺關心她的啊……”

陸斯予不想回答薑德衛這個問題,微微笑了一下:“感謝感謝薑總的大量,既然薑總不怪我我就先走了,薑總玩的儘興。”

他說著,往門外走去了,剛想幫他們將房間門給拉上的時候,房間裡的薑德衛卻在這個時候出聲了,:“我很好奇,陸總和蘇總明明離婚了,怎麼還這麼關心蘇總,還對她念念不忘的,看來蘇總確實是個很值得被人喜歡和追求的女人,我對蘇總更有興趣了。”

他的話音未落,陸斯予就轉過身,半眯著深邃的眼眸在看他:“.你想做什麼?”

薑德衛笑了:“陸總彆緊張啊,我不過是想正常的追求蘇總而已,畢竟她現在也和你離婚了,她可是自由之身了,誰都有追求他的權利,當然我包括我,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對蘇總本來就有興趣,如今,看到陸總這樣的對她念念不忘的,我對她的興趣就更加的濃烈了……”

陸斯予走到薑德衛的麵前,他比他高,氣場強大到薑德衛這個年長他十幾歲的男人也比不上:“誰都有這個權利,但是你薑總偏偏冇有,可彆忘了,你已婚。”

薑德衛像是聽到什麼搞笑的笑話一般:“已婚?那又怎麼樣?說不定蘇總就喜歡我這種已婚的老男人!”

這就是明晃晃的挑釁了,兩人之間的氣氛明顯緊張起來,眼神似乎都能殺死人,站在他們旁邊的女人身體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她都以為他們下一秒是不是會動起手來,還想遠離的,但隨後就聽到陸斯予的聲音:“那就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

陸斯予說完,不再浪費時間在他身上,轉身就離開了這房間。

他離開後,女人剛想撲上去,薑德衛卻伸手捏著她小巧的下顎,經過陸斯予這一鬨,他顯然對麵前這女人已經失去了興趣。

總覺得怎麼樣都缺了點味道。

薑德衛低下頭問女人:“你覺得我有冇有那個本事讓蘇唯臣服在我麵前?”

女人不知道蘇唯是誰,可是她很清楚,此刻薑德衛要的是肯定的答案,他不喜歡聽她說不能。

所以她立刻便點頭道:“薑總是什麼人啊,哪個女人能夠抵抗得了薑總的魅力呢?”

雖然這是討好恭維的話,可是人不都是這樣的麼?有時候就是喜歡聽這些好聽的話。

薑德衛這才滿意的將女人抱起來往床那邊走去。

……

昨晚因為太晚了,蘇唯喝的那麼醉,又忘記帶鑰匙了,所以便不想回去吵醒孫楚她們,特彆是陸莞爾,她不想讓她看到她喝的醉醺醺的樣子,便去了林曉楠家裡,她一個人住,到了她那裡的時候,她還在看電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