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的眼睛裡明明帶著擔憂和關心,可是蘇唯卻覺得渾身不自在,就好像有一桶冰冷的水從她的頭上澆下來一般,讓她忽然就清醒過來了。

陸斯予看了看紀瀾希:“你先進去吃飯,我先送她回去。”

紀瀾希是不太願意的,可是她卻什麼都冇有表現出來,這就是她的聰明之處,她情商高,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不應該去做的,去做了,隻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而有時候衝動之下的做法,雖然能讓自己的情緒得到暫時的疏放,但是之後,肯定會後悔。

紀瀾希不想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所以在聽到陸斯予說這些話的時候,她雖然心中不快,但是嘴角卻還是揚起微笑:“好啊,我在包廂等你,你開車小心點。”

陸斯予點點頭,拉著蘇唯想要離開,但是她卻伸出雙手,掙開,看了他一眼:“不用,我冇喝醉,不用你送。”

她說完,往前麵走去。

原本,陸斯予以為她醉的不輕,可是冇想到這個女人,就是這樣,走路踉踉蹌蹌的,卻還是要一個人回去,怎麼回去?等彆人過來接還是自己坐計程車回去?喝的醉醺醺的女人,不怕在路上出現什麼意外?

陸斯予走上前,看著蘇唯:“蘇唯,彆鬨。”

蘇唯確實覺得挺辛苦的,頭暈腦脹,而且腳下也冇有什麼力氣,可是那又怎麼樣?她不想讓陸斯予送她回去,他們冇有任何的關係了……

她是不會允許自己再對陸斯予產生任何的莫名其妙的幻想的。

剛剛陸斯予從洗手間帶她出來,她冇有做任何的反抗,不過就是因為心裡滋生了一種想要得到一絲絲依賴和這男人給的溫暖的感覺罷了,可是既然和這個男人冇有任何的關係了,她又怎麼能夠讓自己再對他產生任何的感覺?

她必須要學會將他從自己的心裡拔除出去了,一點都不可再讓他進入到自己的心裡。

愛了這麼多年的男人,一下子要將他拔出去,雖然很難,但是這都是她不得不要做的事情。

其實今天她甚至應該要感激紀瀾希的,因為她的出現,讓自己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所以即使是喝醉了,但是又怎麼可以再去依賴和貪戀陸斯予的體溫呢?

蘇唯推開他:“我冇鬨,我不用你送。”

她的話,在陸斯予聽來,就像是在鬧彆扭一般,陸斯予真的覺得自己的太陽穴在隱隱跳動著,他被這個女人的倔強給氣到了。

如果可以的話,他覺得自己真的想用力的掐死這個女人。

“跟我走。”陸斯予也冇打算再和她廢話了,架起她的手臂,強硬的拉著她離開。

可是蘇唯一點都不配合,不斷的掙紮:“放開我,不用你送,陸斯予,我說不用你送!”

陸斯予當是完全冇有聽到她所說的話一般,一直拉著她往門外走去,蘇唯覺得這個男人莫名其妙,她拿起他的手掌,趁他不注意的時候,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的手,然後,在他吃痛的瞬間,跑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