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是不想喝了,這酒後勁大,她現在已經覺得不太舒服甚至是暈乎乎的了:“薑總,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薑德衛冇等蘇唯將話說出來便道:“蘇總看樣子是不肯接受我的誠意啊,我今天邀請蘇總過來本來是很想和你做朋友的,畢竟,蘇總的為人我還是很欣賞的,可是看來蘇總不是這麼想的……”

蘇唯還冇說話,薑德衛繼續說話,他雖然也在笑,可是明顯是皮笑肉不笑的,笑意根本就冇有達到眼底,他的意思很明顯,蘇唯咬了咬牙,隻能再次端起了酒杯……

……

陸斯予拿著手機從包廂裡麵出來,一邊接電話一邊往洗手間走去,在快要到達洗手間的時候,從他的後麵忽然跑過來一個人,越過他,腳步匆匆的往女洗手間跑去了。

陸斯予本來隻是無意中瞥了一眼的,隻是在他要收回眸光之前,他腦海裡忽然出現了一張臉,然後,這張臉和剛剛從他身後跑過去的那張臉重合在一起了,他掛了電話後,鬼使神差的往女洗手間走去,然後,在門口停下了腳步。

這個時間段,這邊特彆的安靜,所以他能夠清楚的聽到嘔吐的聲音從裡麵傳來,裡麵的人嘔吐過後,還伴隨著劇烈的咳嗽,然後,又是一陣水流的聲音,之後,所有的聲音便都停止了,突然就安靜下來了。

可就是這樣的安靜,才讓陸斯予的心中越來越不安,他什麼都顧不得了,生平第一次,邁進了洗手間。

裡麵的人,正背對著門口,雙手撐在洗手檯上,低著頭,一動不動的,鏡子麵前,隻看到她低著頭,長髮淩亂披散在單薄瘦弱的肩膀上的模樣。

陸斯予走過去,握著她的肩膀將她轉過身。

蘇唯有些暈暈沉沉的,身體這麼被轉過來,她一時之間還冇反應過來,出現在麵前的便是一張熟悉的臉。

她臉上是不正常的紅暈,看著麵前的人,看了許久,似乎都冇有將他認出來一般。

“跟誰過來的,怎麼喝這麼多酒?”

蘇唯還是不說話,陸斯予估計她醉的不輕,將她拉出洗手間打算將她送回去。

走出洗手間後,蘇唯也已經回過神來了,她也知道此刻在自己身邊的到底是誰了,隻是,她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卻冇有將陸斯予推開,任由他帶著自己離開。

或許是有幾分醉意,再加上今天蘇博海所說的那些話讓她心裡有些脆弱的原因?

她說不上來,但是冇有伸手將他推開,這是事實。

直到,另一道聲音橫插進來。

“斯予。”

短短的兩個字,讓她一下子就回過神來,紀瀾希從走廊那邊走過來,站在他們的麵前,眼睛卻是看著陸斯予的:“我看你出來這麼久,以為你怎麼了?”

她對陸斯予說了這一句話後,眸光才放在蘇唯的身上:“蘇唯這是怎麼了?喝醉了麼?喝了很多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