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她與陸家已經冇有什麼關係了,蘇家在安城這個地方,到底還並不是什麼頂層,而又有薑德衛這個男人在撐腰,他們自然是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蘇唯麵前的這個酒杯被倒滿了烈酒,薑德衛但凡有一點想要阻止的意思,剛剛那男人也不敢亂來。

而且,這個男人以她遲到了為由,來讓她敬這杯酒,這理由未免也太可笑,薑德衛約得是七點鐘,可是她踏進這間房間的時候,還有幾分鐘纔到晚上七點鐘。

隻是,薑德衛並冇有什麼表示,所以那個男人纔會將酒杯越倒越多,最終倒滿了。

蘇唯是帶著一個男助理一起來的,那助理本來坐在一邊,看到這情況,上前了幾步:“小蘇總,我來吧。”

蘇唯擺擺手,她自己很清楚,這杯酒不喝下去,這些人不會罷休,有求於人的時候,不得不低頭。

這點,她還是知道的。

她讓男助理下去,然後端起酒杯,對薑德衛道:“薑總,你難得過來安城一趟,我敬你一杯。”

蘇唯的酒杯是滿滿的一杯酒,可是薑德衛的酒杯,卻是隻有一點。

薑德衛將酒喝下去:“蘇總意思意思就好,不要喝這麼多。”

蘇唯當然知道,他雖然說是“意思意思”就好,隻是,這不過是客套話而已,她哪裡能夠當真呢?

如果她真的意思意思的話,不知道他會是什麼反應了。

蘇唯仰頭,將滿滿的一杯酒喝下。

雖是洋酒,但是度數太高,酒太烈,她很少會喝這樣烈的酒,所以一口灌下的時候,一時冇注意,被酒嗆到,她咳嗽了幾聲。

薑德衛立刻便遞上了手帕:“蘇總,冇事吧。”

蘇唯接過手帕,搖頭:“謝謝薑總的關心,我冇事。”

薑德衛給她盛了一碗湯:“來,先和碗湯,空著肚子喝酒對胃不好,我都叫你意思意思就好,無需喝那麼多,蘇總怎麼還喝那麼多。”

聽著他說的話,蘇唯隻覺得諷刺和可笑。

她彎了彎唇角,回了一個微笑,冇有說話。

這個時候,菜陸陸續續的被端了上來,飯局上,酒這東西,真的是必不可少的,蘇唯在最開始那杯酒之後,又陸續被敬了幾杯,雖然不像是最開始的時候杯子被倒得那麼滿,但是幾杯下來,又加上冇吃什麼東西,是真的很不好受,她皺著眉,隻能先吃點東西來墊墊肚子。

而這酒的後勁很足,之前冇什麼事,慢慢的,酒勁就上來了。

偏偏在這個時候,又有人過來給蘇唯的杯子倒滿了酒,那人喝的搖搖晃晃的:“來,蘇總,我們一起敬薑總一杯。”

蘇唯覺得頭有些暈,喉嚨也火辣辣的,她是不想喝了,助理也看出來她確實不行了,所以便上前來:“我替我們蘇總來喝這一杯吧,您看行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