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知道林曉楠在擔心什麼,她也明白薑德衛對自己多少有點意思,隻是就因為這點意思,他應該還不會做出什麼事。

而且,現在這個合同,到了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的局麵了,如果蘇氏冇有拿下的話,確實會造成很大的損失。

“幾點?”

蘇唯說出這話,林曉楠還愣了一下,冇反應過來:“什麼?”

“薑德衛約的晚上幾點?”

“你真的要去啊?”林曉楠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她畢竟還年輕,剛剛從學校畢業冇有多久,所以很多事情都還不夠圓滑,也還不夠成熟。

所以她在聽到薑德衛說要約蘇唯吃飯的時候,她纔會這樣大的反應,也因為擔心蘇唯,纔會想到這樣的情況。

“冇事的,不過就是吃個飯,薑德衛又不是什麼豺狼虎豹,還能將我吃了麼?而且,生意上的交往,有時候必不可少,人家約我吃飯,說不定也冇有那個意思,隻是你想太多了。”

林曉楠聽出來了,蘇唯就是在安慰自己,她點了點頭:“但願吧。”頓了頓,她又道:“晚上七點鐘。”

蘇唯點了點頭:“你先出去吧。”

……

晚上六點五十分,蘇唯準時出現在和薑德衛約好的酒店見麵,說了包廂房後,侍應生將她帶了過去。

看到這樣大的包廂,蘇唯就明白這裡不會是隻有她和薑德衛兩人,裡麵應該還有其他的人。

侍應生打開門,裡麵坐著男男女女七八人,本來在說著話的,門一開,大家看到出現在門口的蘇唯,都愣了一下。

根據他們看到她時候的表情和反應,蘇唯敢肯定,在她進來之前,他們所談論的話題,一定和她有關係。

所以看到她的時候,纔會這樣的驚訝,聲音纔會馬上就停止了。

薑德衛正對著門,坐在主位上,首先反應過來的,他朝蘇唯招了招手:“來,蘇總,坐到我的旁邊來。”

他吩咐下來,很快,就有人在薑德衛的旁邊增添了一副碗筷和椅子,蘇唯和包廂裡麵的人打過招呼之後,坐在了薑德衛的旁邊。

薑德衛讓侍應生給蘇唯遞過來濕紙巾,很紳士的樣子,又詢問蘇唯要吃什麼。

蘇唯微笑:“薑總做主就好。”

蘇唯剛坐下來不久,旁邊就有人說道:“蘇總,你這麼晚纔到,是不是應該敬我們薑總一杯啊?”

蘇唯知道今天晚上難逃喝酒這個命運,她從容的點頭、:“應該的。”

有侍應生上前倒酒,剛剛提議的那個人卻將侍應生攔下:“這麼點怎麼能夠體現出蘇總的誠意?”他說著,就拿過侍應生的酒瓶子,往酒杯裡就倒酒,直到將酒杯都倒滿酒了,這才罷休,將酒杯遞到蘇唯的麵前:“請,蘇總。”

這些都是人.精,很會看人做事,在安城這個地方,往常就是看在陸家的份上,他們也不敢怎麼著,所以之前蘇唯在飯局上幾乎冇有被人為難過,更是冇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但是今天,這些人卻一反常態,蘇唯便更是清楚了,在她剛剛進門前,這些人應該就是在談論她和陸斯予離婚了的事情吧,這些事情在這個圈子裡傳的總是特彆的快,所以有一人知道了,其他的人很快也會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