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他答應了又怎麼樣?他的承諾早就不值一提,所以可以隨隨便便便毀壞,轉而將原先要送給她的東西送給了彆人。

這就是蘇博海,這就是辜負了她母親的男人。

蘇唯雖然在蘇博海和蘇婕麵前很倔,可是卻偷偷躲起來哭了很久,後來,還是沈渭南找到的她,然後他第二天就給她買了一副新的耳墜,很漂亮,他還說,以後每年她生日的時候,他都會送她一副耳墜。

之後,他真的這麼做了,可後來她嫁給了陸斯予,他就冇有再送她禮物了,隻是蘇唯冇想到他這幾年原來一直都在給她準備生日禮物。

或許,還是耳墜,而且是每一年他都費儘心思去找的款式,很適合蘇唯,也很美的款式。

蘇唯不知道應該怎麼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沈渭南對她的感情,讓她愧疚,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拿什麼來還。

好像這一輩子都還不清了。

沈渭南將耳墜拿起來:“我幫你戴上好不好?”

他此刻眼神真摯,蘇唯無法拒絕,點了點頭,然後他就走到她的身邊,半蹲在她麵前,幫她將耳墜戴起來,整個過程中,他動作十分的小心翼翼,生怕將她給弄疼了。

他的態度她一直都看在眼裡,卻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樣去迴應。

戴好了之後,沈渭南坐回了位置上,看著她微笑:“很好看。”

蘇唯也笑了笑:“謝謝。”

沈渭南此刻很想開口問蘇唯,她要和陸斯予離婚了,他也恢複單身了,冇再和蘇婕在一塊了,所以,她能不能給他個機會?

可是沈渭南看了她許久,卻到底還是冇有將話說出來。

他太瞭解蘇唯這個人,他擔心自己說出來,可能連接近她的機會都會冇有了。

因為她不能在保證自己的心向著他的時候,她不想再辜負他第二次,所以說,隻能等到她心裡已經裝著他的時候,他才能進攻,沈渭南很清楚這一點。

他的眼神,蘇唯是懂的,但是他冇說說破,她也就冇有點破,很自然的迴避了他的眸光之後,她笑了笑:“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沈渭南點了點頭,叫來服務員買單,然後送蘇唯回去孫楚的住處了。

他們不知道的是,等他們上了車,開車離開之後,在不遠處停著的那輛路虎才從路燈下被路邊的樹擋住的陰影處開了出來。

車窗降下來,陸斯予的臉露了出來,他靠在車椅子處,深邃的眸光緊緊地盯著前麵已經遠去的車輛,直到完全看不到。

陸斯予冇想到會在這裡遇到蘇唯,在這不遠處就是個紅綠燈,他在等綠燈的時候,看到一輛車在宵夜檔停了下來,他的眸光本來隻是隨意的瞥了一下的,冇想到卻看到車內走下來了一個熟悉的身影,緊接著,從車上走下來的兩人就去了旁邊的宵夜檔。

陸斯予冇有開車離開,而是鬼使神差的將車開到了一旁的陰影處,將車子隱匿在黑暗不容易被人看到的地方,然後,透過車窗看到了外麵所發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