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拿起手機打開微信。

她看完微信後,神色有些怔然,也不知道應該如何來形容一下此刻的心情,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覺得解脫。

微信是陸斯予發來的,他說他同意離婚了,讓律師重新草擬好協議書後,就會叫她去簽,到時候他們就算是正式離婚了。

發了一會呆,她才重新拿起手機,回覆了一個“好”字,然後放下了手機,將頭髮吹乾後去睡覺。

……

週五早上。

蘇唯還在睡夢中,就被人叫醒,她睜開惺忪的眼睛,陸莞爾坐在床上,已經穿好衣服,辮子都紮好了。

蘇唯趴在床上,用手捏了捏女兒小巧的鼻子:“你怎麼起來的這麼早?”

因為最近她時常要加班,會比較晚回來,不想吵醒女兒,所以就讓她先和蓉姨住一個房間。

他們的房子過了年就可以搬進去住了。

陸莞爾往常很是喜歡賴床,時常要蘇唯和蓉姨兩個變著法子來叫她起床,今天怎麼這麼乖?

蘇唯疑惑。

陸莞爾神神秘秘的將小腦袋湊到她麵前,小嘴忽然就親了她的臉頰一下:“媽媽,生日快樂。”

蘇唯愣了一下,她自己都差點不記得自己的生日,這小傢夥怎麼會記得?

“你怎麼會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蓉姨昨天晚上和我說的。”

蘇唯就知道不會是孫楚和她說的,因為孫楚連自己的生日都不記得,又怎麼會記得她的生日?

“媽媽,我早上和蓉姨去了超市,蓉姨買了肉,給你做了長壽麪,你快起來吃。”

陸莞爾說著就伸手去拽她的手,小小的身體,力氣倒是不小,怎麼都要將她拽起來。

“好好好,媽媽起來了。”反正是不能再繼續睡下去了,蘇唯無奈,隻好起床。

她收拾好了出去外麵,孫楚竟然也起床了,蓉姨正好從廚房將麪條端出來,她將一碗長壽麪放在蘇唯麵前:“蘇小姐,這是我們老家的習俗,你生日我也不知道做什麼給你,希望你不要嫌棄。”

在陸家那幾年,蘇唯生日的時候,自有陸家的人張羅,其實也不會怎麼張羅,就是管家會記得陸家每個人的生日,所以提前安排好而已。

蓉姨在陸家這幾年,她人心細,自然也就記得這些了。

“怎麼會?”蘇唯看著麵前的長壽麪,微笑道:“謝謝你,蓉姨。”

孫楚在吃著麪條:“晚上咱們吃大餐吧,去外麵吃,我請客,剛好今天晚上致遠也放假了。”

蘇唯點頭:“好啊,一會下班我直接去學校接他。”

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蘇唯接聽之前對孫楚笑了笑:“說曹操曹操就到。”

蘇致遠這一大早給蘇唯打電話就是為了和她說生日快樂,蘇唯和他說了晚上要去接他去吃飯,蘇致遠說好,兩姐弟又說了一些話,陸莞爾也要和小舅舅說話,等她這個小話癆說了一大堆然後才肯掛掉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