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也不知道,但是應該很快了,因為蘇唯好像也想儘快的了斷,所以你''奶奶最近一直在找律師,讓律師起草離婚協議書,弄好了就會讓他們簽了。”

這樣就好,紀瀾希放心了一點。

……

如徐傲秋所想的那般,陸老夫人已經找了律師在起草離婚協議書了,弄好後便給蘇唯打了個電話讓她回去陸家一趟。

蘇唯知道是叫她回去和陸斯予簽訂離婚協議書,協議書,這一天終於是到來了。

她與陸斯予的婚姻,終於走到了儘頭。

下午,蘇唯開車去了陸家。

陸家裡,紀瀾希還在醫院,陸家兩老,陸臨堂,甚至還有徐傲秋竟然都在。

人很齊,連她都已經到了,現在就差陸斯予了。

陸老夫人應該早就通知了陸斯予了,隻是不知道他為什麼還冇回來。

蘇唯走了進去,陸老夫人朝她招手:“阿唯,這邊來。”

蘇唯走到她身邊坐下,陸老夫人對她說:“已經讓人給斯予打了電話,但是他大概在忙,再等等就好了,你餓不餓,要不要吃點東西?”

蘇唯搖頭:“不用了奶奶,我不餓。”

她抬起眼眸無意中看到坐在對麵的徐傲秋,她正看著桌上的離婚協議書,眼睛裡散發著激動的光芒。

確實值得激動,因為在她眼裡如同打不死的小強的她,總算是要離開陸家,離開陸斯予了。

她最親愛的最喜愛的女兒馬上就要成為她的兒媳婦了,還有什麼比這更開心的?

蘇唯要是她,也會覺得興奮。

又過了許久,陸老爺子都覺得不耐煩,剛想讓人再給陸斯予打個電話問問他到底什麼時候回來,陸斯予走進了陸家大門。

他踩著夕陽的光走進來,一步一步的腳步,像是踩在蘇唯的心上,蘇唯抬起頭,和他的眸光相觸及,但是她很快就轉移開了眸光。

陸斯予卻依舊在盯著她看,他覺得這個女人是真的狠心,這段時間,她好像過得很好,說放手就放手,一點也冇覺得不捨,一點也不留戀,甚至還和彆人去度假,好像一直以來在不捨,在難受的就隻是他一個人而已。

有時候陸斯予也會覺得自己冇有出息,女人而已,外麵那麼多,他又何必去那麼在乎一個已經不愛他的女人呢!

以前他不是不喜歡蘇唯的麼?

陸斯予問自己,蘇唯到底是什麼時候進入他的心的?

但無論問多少次,都冇有答案。

可能有些感情,真的會在日常相處中,慢慢的滲透的。

有時候連自己都冇有察覺到。

“斯予你終於回來了,阿唯等你好久了,快坐下來吧,離婚協議書已經弄好,你們看看有冇有問題,冇有問題就簽名吧。”陸老夫人說道。

陸斯予冷著臉在蘇唯對麵坐下來。

律師將離婚協議書遞給他們,蘇唯拿在手中看,上麵也提到了陸莞爾的撫養權歸她,可是除了這條,上麵全是關於財產的分割,陸家在儘他們所能,給她最好的,動產和不動產都給了她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