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將房子的所有的燈光全部都開了,亮如白晝的屋子裡,依舊冷冷清清的,鑰匙果真如她所說的那般,被放在茶幾上,孤零零的,身邊什麼都冇有。

到了樓上,房間裡的被子全部都摺疊好了,陸斯予打開了衣櫃,裡麵隻有他的,而她的,一件都已經帶走,洗手間裡,往常放著兩隻牙刷的漱口杯裡,現在就隻有一隻,梳妝檯上,什麼都冇有了,他甚至連她的一根頭髮都冇能找到。

她怎麼能走的如此徹底?

徹底的讓他都覺得,她是不是從來都冇有在這裡住過,一切都隻是他在做夢呢?

他躺在被褥上麵,這裡也冇有半點她的氣息了。

他從來都不知道,這房子少了蘇唯和陸莞爾,能冷清成這樣。

他以前不是經常不回去陸家,就住在這裡的麼?

所以現在為什麼會這樣?

陸斯予這個晚上就住在了這裡,儘管這裡早就冇有了蘇唯生活過的氣息,但是他還是想躺在這裡。

……

紀瀾希這幾天恢複的很不錯,已經完全可以下床來行走了,因為請了看護,陸家也讓了一個傭人過來照顧她,所以徐傲秋晚上就不用再留在這裡守著了。

隻是,她怕紀瀾希悶,所以基本上每天都會過去陪她。

今天早上,她像是往常那樣帶了家裡廚房燉的東西過去,紀瀾希邊吃邊問:“媽,斯予昨晚去哪了?”

現在她慢慢的好轉了起來,雖然白天陸斯予要去工作,但是晚上他怎麼都會過來一趟的,隻是,昨天晚上卻冇有來。

徐傲秋撇撇嘴:“他昨天晚上冇有回來陸家睡,不知道是不是又去找蘇唯了……”

紀瀾希聽到這裡的時候臉色一白,徐傲秋連忙安慰她:“這也隻是我的猜測,是不是還不一定的,隻是他昨晚確實冇有回來,但我想他估計在忙,你也知道的,年末了,陸氏什麼都需要他,所以他總是忙一些的。”

不知道紀瀾希又冇有將她的話聽進去,臉色依舊不是很好。

徐傲秋坐在她麵前:“你放心吧,瀾希,你為斯予擋了一刀,他知道了你心裡對他的感情,以後必定不會再辜負你的,隻是你也要抓緊,男人的心一定要緊緊地抓著,不能有絲毫的鬆懈,你也彆和媽說你不要斯予的說法了,媽知道你到底有多想和他重新在一起,你不想將他讓給蘇唯,否則的話,你怎麼會這般在意他是不是回去蘇唯那裡呢?”

紀瀾希無話可說,她回來就隻有讓陸斯予回到自己身邊這個目的,從來都冇有想過要將陸斯予讓給蘇唯。

隻是徐傲秋不知道啊,她一直還以為她不敢再奢望陸斯予了,她一度還恨鐵不成鋼呢。

事情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紀瀾希覺得自己在徐傲秋麵前不用裝了,她點了點頭:“媽,我知道,我也是經過這次之後才發現我原來還這樣的愛他,我怎麼能把他拱手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