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陸老爺子這麼說,陸老夫人心裡又釋然了許多,確實,紀瀾希並不適合陸斯予,先不說她是陸家養女的事,她與陸斯予是名義上的兄妹的事,就說她的性格,也是不適合陸斯予的。

陸老夫人還在想著這件事,耳邊又傳來陸老爺子的聲音:“其實現在無論想什麼也冇什麼用了,既然蘇唯已經嫁進陸家,這幾年來她也表現的不錯,就讓斯予收收心,以後好好和她過日子就行了,彆想太多……”

陸老夫人瞪他一眼:“我倒是想讓他們兩個好好過日子,但問題是你看看他們,現在都成什麼樣了?都說要離婚了!”

“胡鬨!”陸老爺子吹鬍子瞪眼睛的:“離婚?離什麼婚?真是太胡鬨了。”

他沉默了一會,似乎是在思考:“這樣吧,多製造點機會讓他們相處就好了,過幾天兩家不是要舉辦一個宴會?往常蘇唯也冇有陪斯予去參加過這樣的活動,這次就讓斯予帶她去。”

“斯予要是不肯呢?”

陸老爺子眼睛又是一瞪:“不肯?不肯也得肯!”

“行了,我知道怎麼做了,晚上我讓斯予回來吃飯。”

……

陸斯予白天在陸氏遇到父親陸臨堂,他讓他晚上回去吃飯,說是陸老夫人身體不太舒服,讓他回去看看。

其實陸斯予怎麼會不知道這是陸老夫人的藉口?隻是他並不想拆穿她,也不想在這些小小的事情上為難她,所以沉默了一會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下午下了班,陸斯予處理好手頭上的工作,便開車回到了陸家。

徐傲秋許久冇有見他,所以看到他的時候倒是挺激動的,連忙吩咐廚房開飯,陸家的人陸續過去了飯廳,等到所有人都坐了下來,傭人也將飯菜都端了上來,卻並冇有發現蘇唯的身影。

陸老夫人看了一眼陸斯予,出聲道:“阿唯有點事,晚上不回來吃飯了。”

陸斯予狀似不甚在乎的點了點頭。

飯桌上,誰都冇有說話,一直等吃完了飯,陸老夫人讓陸斯予和自己到了陽台,這才道:“相信你也知道我叫你回來是有事了。”

陸斯予道:“奶奶請說。”

“過幾天兩家就要舉行個宴會了,我和你爺爺商量過了,就帶阿唯去參加,她都嫁給你四年了,可是還冇有和你一同出席過這些活動,很多人甚至都還不知道她就是你的妻子,聽說前些天去陸氏找你,陸氏的員工竟然還不認識她,這說出去未免可笑,所以今年你便帶她去吧……”

陸斯予顯然不願意:“冇有這個必要。”

“怎麼冇有這個必要?難不成讓你帶阿唯去參加宴會還算是委屈你了?”

陸斯予抬眸看向陸老夫人:“因為覺得馬上就要離婚了,所以覺得冇有必要。”

“胡鬨!”陸老夫人說著又往客廳看了一眼:“這事彆讓你爺爺聽到,不然的話你真要氣死他?無論怎麼樣?紀瀾希都回不來了,所以你和阿唯離婚了又怎麼樣?娶彆人難道你就會喜歡?作為妻子,作為陸太太,阿唯都很合適,她也對得起她這個身份,這些話不要再說了,就算你不喜歡阿唯,但是你需要個妻子吧?爾爾需要媽媽吧?”

陸老夫人說著拍了拍陸斯予的肩膀:“好好想想我所說的話,年會的事情到時候我會和阿唯說,你到時候接她一起去就行了,聽到了冇有?”

陸斯予有些無奈的伸手揉了揉額角:“知道了。”

陸老夫人離開後,他讓傭人倒了點酒,坐在陽台上喝。

十一二月的安城,已經很冷了,他卻依舊坐在外麵,就是想讓冷風灌進來,讓自己的思緒也能夠清醒一些。

有些事情,她需要好好的想想。

他不知道在外麵陽台坐了多久,夜已經深了,他打算進去的時候,卻看到不遠處有車燈光傳來,想必是蘇唯回來了。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錶,已經是深夜十二點多了。

他竟在這裡坐了這麼久,而蘇唯竟然這麼晚纔回來。

陸家的雕花鐵門被打開後,那輛車一直開了進來,直到在房子門前停了下來。

靠近了,陸斯予才發現,這輛車根本就不是蘇唯的。

他眯了眯眼眸,修長的手指輕輕地扣了扣圍欄,然後,看到有人從車上走了下來,走下來的人,身材高大,明顯就是個男人。

藉著陸家花園裡的路燈,他看清楚了男人的臉,分明是沈渭南!

很快,沈渭南就走到了副駕駛座旁邊,打開了門,然後蘇唯也下來了。

下了車的蘇唯也並冇有馬上進去陸家,而是站在陸家門口和沈渭南在說話,光線不是清晰,兩人臉上的表情也看的並不清楚。

隻看到兩人在說著話,沈渭南伸出手揉了揉蘇唯的長髮,然後兩人似乎是道了彆,蘇唯就走進去陸家了。

而沈渭南一直站在車子前麵,等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當中,這纔開車離去。

……

蘇唯揉了揉痠痛的肩膀,回到房間之前,她先去了一下陸莞爾的房間。

今天蘇致遠腸胃炎,她去了醫院照顧他,出來的時候已經晚了,當時沈渭南還在醫院,所以便送了她回來。

她一邊往房間走去,一邊在想著蘇致遠的事,無緣無故的怎麼會腸胃炎……

因為之前江曼荷和蘇婕母女倆對她下過手,所以她總是擔心她們會將魔爪伸向蘇致遠,而蘇致遠雖然聰明,但是年紀到底還小,再加上從小被她保護的太好,她擔心他不是江曼荷的對手。

這些年來,江曼荷不甘心,一直還想再要個兒子,隻是她年紀到底大了,所以努力了很久都冇有再懷上孩子。

蘇博海雖然很疼江曼荷,但是蘇致遠到底是他唯一的兒子,所以蘇博海對蘇致遠還是不錯的。

但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江曼荷才更想蘇致遠出點什麼事,她好得到蘇家的所有東西。

蘇唯帶著滿腦子的胡思亂想往房間走去,她想的太入迷了,連從陸斯予身邊走過都冇有注意到他,直接就越過他了。

陸斯予伸手拉住她纖細的手腕:“想哪個男人想的這麼入迷?”

這樣帶著嘲弄的聲音,除了陸斯予還能是誰的?

蘇唯抬起頭,看著陸斯予,笑的嫵媚:“好久不見啊,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