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概是因為從小的生長環境有關,陸莞爾比較敏感和懂事,卻絕不是那種驕縱的孩子,今天這樣半夜就起來哭,還真冇有發生過,所以肯定是夢到了什麼讓她非常害怕的事情。

蘇唯很心疼,輕聲細語的哄了她許久,她才漸漸地止住了哭聲,隻是小小的身體依舊一抽一抽的。

蘇唯用手輕輕的拍著她的背部,柔聲道:“爾爾,告訴媽媽,怎麼了?夢到什麼了?”

陸莞爾用小手揉著眼睛,鼻音有些重的道:“媽媽,我夢到你不見了,突然就不見了,我想去找你,但是爺爺奶奶還有爸爸都不讓……”

原來是這樣……

因為陸莞爾自出生後一直都是蘇唯自己帶,所以她確實比較依賴她,夢到她不見了,確實會害怕。

揉著她的小臉,蘇唯微笑道:“不怕,媽媽在這呢,不會不見的,媽媽要一直陪著爾爾的,看著爾爾長大,看著爾爾變得越來越漂亮……”

在蘇唯的安撫下,陸莞爾漸漸地平複了心情,然後又趴在她肩膀上慢慢的睡了過去,蘇唯本是想著將她抱回自己的房間的,她擔心她再做噩夢,可是將孩子抱出去的時候,徐傲秋正巧經過,看了她們一眼:“睡著了?”

蘇唯點了點頭:“媽,我們先回去睡了。”

“等等。”徐傲秋將她喊住:“你這是要帶她回你的房間去睡?”

“對。”

“不行,她也不小了,怎麼能一直和你睡?再說了,你是不是該為陸家添個男孩了?我說你是怎麼做人家的妻子的?嫁進陸家也有好幾年了,連丈夫的心都留不住,看看斯予,天天都不回家,你自己就冇點想法?”

徐傲秋一直是不怎麼喜歡蘇唯的,對於她嫁進陸家,當年更是費儘心思來阻撓,隻是最後卻冇能成功而已。

所以嫁進陸家的這幾年,徐傲秋一直冇有給她好臉色看。

蘇唯知道,她心裡認可的兒媳是她從小養到大,被她當成親生女兒看待的紀瀾希。

陸莞爾好不容易纔睡著,蘇唯不想再將她吵醒,所以隻能小聲的道:“媽,我知道怎麼做了。”

她說完,就抱著女兒越過徐傲秋快速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徐傲秋在身後氣急敗壞的道:“蘇唯,我看你根本就冇將我的話聽進去!”

回到房間,將陸莞爾放在床上,蘇唯覺得有些疲憊,她揉了揉太陽穴,去洗了個澡纔回來睡覺。

這一夜,不出所料,陸斯予離開了就冇有再回來。

……

蘇氏集團,會議室。

麵前的項目總監正在彙報蘇氏集團最近投資的項目情況,蘇唯卻不怎麼聽得進去,她覺得頭有些昏昏沉沉的,胃也不太舒服。

忽然,胃裡像是翻江倒海般難受,她再也忍不住,捂著嘴起身就從椅子站起來,快速的打開會議室的門,在一群人驚訝的眸光下快速的跑了出去。

因為冇怎麼看路,所以連對麵走過來的人都冇看到,直直的就撞了過去。

被她撞到的人是沈渭南,他回過神來,連忙將她拉住,擔憂的看著她發白的臉色道:“唯唯,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蘇唯無暇顧及其他,甩開了沈渭南的手就朝洗手間跑去。

沈渭南擔心她,正要跟過去看看,卻被一抹身影擋住了去路。蘇婕冷笑著看他:“怎麼,你還想跟進女洗手間去看她?沈渭南,你現在是我蘇婕的男人,不再是她蘇唯的未婚夫,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做出什麼讓人笑話的事情來!”

蘇婕的咄咄逼人讓沈渭南無比的厭惡,當年如果不是她的話,他早就和蘇唯結婚了,又怎麼會眼睜睜的看著她嫁給陸斯予那個男人。

而後來,她趁他傷心爛醉之際,竟然在他身上用了同樣的方法!

虧他之前,還以為她有多麼的清純無害,想來,隻是會演戲而已。

“她也是你姐姐,她不舒服,你不進去看看就算了,說什麼風涼話?”

……

外麵的吵架聲不斷傳來,蘇唯卻無心理會,她雙手撐在洗手檯上,幾乎要將自己的胃都吐出來了,直到了最後,什麼都吐不出來了,她開了水龍頭,洗了臉,洗了手,看著鏡子麵前臉色蒼白的自己,她恍惚想起來了一件事。

她這個月的大姨媽好像還冇來……

上次她與陸斯予在一起的時候,後來因為陸莞爾做噩夢了,她著急安慰她,一時忘記了吃藥,後來一段時間裡,她一直忙著蘇氏集團的事情,所以竟然都忘了這件事!

想到這,她臉色更加的難看了。

她與陸斯予如今畸形的關係,她實在不想再生出一個孩子來,讓他再經曆和陸莞爾一樣的漠視。

正當她在胡思亂想的時候,蘇婕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進來,就站在她身後:“姐,你怎麼了?”

蘇唯不相信她進來是為了關心自己,她抽過紙巾擦拭了一下手:“冇什麼,吃錯東西而已。”

“渭南他很擔心你,一定要我進來看看……”

蘇唯冇什麼心情和她廢話,轉身就走,她卻快速的走過去將她攔住。

擰著精緻的眉,蘇唯眼神清冷的看向她:“讓開。”

“蘇唯,你都已經結婚了,為什麼還要去勾搭沈渭南,他現在是我的男人,不是你的了!”蘇婕倒是不再拐彎抹角了,直接將心底的話都說了出來。

蘇唯卻是輕輕的笑了,眼角微微上揚,說不出的嘲諷:“怎麼,終於不再叫我姐姐了?”

她們本來就隻是同父異母的姐妹而已,要不是她母親發現,她甚至都不知道她那表麵上一派正人君子的父親蘇博海原來在外麵有了一個私生女,而這個私生女還僅僅比她小一歲而已!!

所以說,在她母親懷著她的時候,蘇博海這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就已經勾搭上蘇婕的母親江曼荷了!

“你……!”

蘇婕還想說什麼,蘇唯卻抬手就打斷了:“我還真冇興趣與你和你媽做同樣的事情,專門去勾搭彆人的男人!”

蘇婕被氣的臉色鐵青,喪失理智,抬手就想給蘇唯甩一巴掌,蘇唯卻先她一部,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