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婕就是因為這個而更加恨她吧?

一直以來,她都對她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恨意,明明其實是江曼荷搶走蘇博海的,是她的母親做的第三者,破壞她的家庭,可是為什麼她卻要來恨她?

蘇唯一直都覺得挺可笑的,因為蘇婕對她的恨意,其實來的莫名其妙,她甚至都冇有弄明白,她到底有什麼資格來恨她

此刻看到她的車出現在這裡,蘇唯想到剛剛的那可怕的一幕,心裡的那股怒火,是怎麼都壓製不住了。

露台上有一道階梯是可以直接走到停車場下麵的,蘇唯快速的從上麵下來,隻是等她下來的時候,蘇婕已經交了錢,開車離開了,她跑出停車場,隻能遠遠的看到她的車尾,她用雙腿,根本就追不上。

蘇唯氣喘籲籲的被迫停下來,她用手按著胸口彎下腰在大口大口的喘氣,她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是蘇致遠打來的,問她去了哪裡,怎麼還冇回來,說他們都在等她吃飯。

蘇唯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平複了心情,然後道:“我馬上回來了,你們先去餐廳點好菜等著我。”

既然這兩天是出來玩的,蘇唯想,先放過蘇婕,但是她不可能放了她,她竟敢這麼對她,她一定會好好的讓她嚐嚐得罪她的滋味。

蘇唯望著蘇婕離開的方向,狠狠咬了咬牙。

回到山莊的餐廳的時候,她的心情已經慢慢的平複了下來,三人點好菜在那裡等著她了。

蘇唯洗了手坐過去,陸莞爾問她:“媽媽,你去了哪裡?”

“去了鎮上看一會。”

孫楚看她:“你開了兩個多小時的車過來的,你都不會累的麼?也不休息一下就出門去了,而且現在下午還下了點雨,天氣又不好,也不會等晚些再出門。”

“我不累,就想出去走走。”

蘇致遠幫她夾了塊肉:“鎮上好玩麼?”

“還行,明天帶你們去。”

“好啊好啊。”聽到能出去玩,陸莞爾歡快的點著頭。

吃過飯,因為孫楚還冇有去泡溫泉,所以便拉上蘇唯一起去了,陸莞爾則和蘇致遠在山莊到處逛著,這裡還有遊戲廳,小型遊樂園,每一樣東西都在吸引著陸莞爾。

泡在溫泉裡,孫楚舒服的喟歎一聲,睡了一天了,現在又泡上這溫泉水,總算是覺得自己舒暢了一些。

孫楚還不知道蘇唯要離婚的事情,靠在池子邊緣問她:“怎麼想到要和我們出來?陸斯予呢?在忙啊?”

蘇唯在她身邊坐下來,她穿著黑色的泳衣,顯得皮膚更加的雪白,渾身上下就肌膚就像是晶瑩的羊脂玉一般。

孫楚覺得自己是女人都看癡了,所以說,陸斯予真是有福。

蘇唯也看向她:“楚楚,我打算和陸斯予離婚了?”

孫楚本來在舒舒服服的坐在池子裡麵的石頭上的,聞言驚訝的坐直了身體:“怎麼回事?怎麼這麼突然?”

“不突然了,我已經好好的考慮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