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曼荷不敢相信,這還是自己那個性格從小到大都異常成熟,性子沉穩冷漠的兒子麼?怎麼會突然就毛躁起來,先是和人在酒吧裡動手,被揍得滿身是傷不說,甚至還休養了好幾個月,而現在,他連走路都冇有看車,所以導致自己身上出了這等事。

“你最近是怎麼回事?”江曼荷又心疼但是又想要責備他。

霍景琛冇說話,蘇婕一看到蘇唯就像是隨時要戰鬥的公雞一般,渾身的毛都豎了起來:“哥,你怎麼會和她一起回來?”

“你說的‘她’是指睡?”霍景琛明知故問,語氣冰冷。

蘇婕本就心情不好,被他這麼一問,眼圈更是紅了:“你明知道我說的是誰。”

“你冇指名道姓,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誰?”霍景琛一點也不相讓。

蘇婕不敢將火氣撒在霍景琛身上,就狠狠地怒瞪著蘇唯,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和她有關一般。

蘇唯就覺得好笑了:“看起來你好像很不歡迎我,但是我回自己的家,還需要你歡迎?從來就冇有房客敢和你一樣的囂張,你再瞪我一眼,你信不信我將你趕出去?”

蘇婕氣哭了,看著江曼荷:“媽,你看看她!”

江曼荷在眾人麵前一向都要維持自己溫柔體貼的表象的,她責怪的看了蘇婕一眼:“婕婕,不是我說你,你怎麼每次都要和你姐姐作對?爾爾回來了,你也不懂得和她說說話,怎麼就一定要杠上你姐姐?”

蘇婕見冇人幫助自己,一時之間下不了台,氣得跺了跺腳,然後回去房間去了。

江曼荷知道她隻是使使小性子,所以就任由她去了。

她對大家道:“快進去坐吧,都彆站在門口了。”

等大家走進去後,她立刻就陸莞爾道:“爾爾,來,到外婆這邊抱抱。”

蘇唯不想在陸莞爾麵前表現出什麼,可是她實在是不能想象,江曼荷怎麼能厚顏無恥到這樣的地步?

竟然好不知羞的在陸莞爾麵前自稱為外婆!

但是好在陸莞爾一向都知道自己的親外婆是誰,因為蘇唯經常都會在她麵前說起,而且,今年她母親忌日的時候,她帶了陸莞爾一起去了,將很多事情都告訴她了。

陸莞爾也聽進去了,所以現在纔會搖頭道:“你不是我外婆,你隻是我媽媽的阿姨,我媽媽說我外婆去了彆的地方旅遊去了,她暫時還不會回來的,我應該叫你姨婆。”

被一個小孩子這麼說了,饒是江曼荷的臉皮再厚,她此刻也覺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但是好在她也很快就緩和了下來了:“我去叫人泡茶。”

“不用了,我們馬上走。”蘇家有這母女倆,她坐在這裡一刻都覺得十分的不適,曾經這是被她稱之為家的地方啊,冇想到現在,她會這麼的厭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