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莞爾敏感的覺察到蘇唯也心情不好,所以她不敢將心裡的疑問問出來,估計她要是問了的話,蘇唯也隻是會說,有時候大人之間的事情,小孩子是不懂的。

是的,她不懂,所以蘇唯冇給她說。

陸莞爾不像是往常那般的是個小話癆,反正往蘇家回去的一路上,她一直都很安靜。

蘇致遠平常都在學校住宿,隻有在週末纔會回去蘇家,今天晚上週五,剛剛蘇唯給他打了電話,他在家,聽到蘇唯帶著陸莞爾過來,他也覺得很高興。

隻是想到蘇唯和蘇婕之間的那水火不相容的性子,又覺得很頭痛了,因為沈渭南怎麼都不肯和蘇婕再在一起了,所以最近她的心情壞到了極點。

蘇致遠和蘇唯的感情一向很團結,從小蘇唯就將他緊緊地護在身後,所以他在對人的喜愛這上麵,他總是出奇的和她一致,蘇唯不喜歡江曼荷母女,他也不喜歡,隻是對於霍景琛,他卻冇有像是對待江曼荷母女那般的厭惡。

蘇致遠就坐在樓下的客廳裡等待,所以蘇唯的車一回來,他就看到了,連忙走出去。

蘇唯停下了車,他才發現車裡處理蘇唯母女之外,竟然還有霍景琛,他不禁愣了一下:“哥,你怎麼會在我姐的車上?”

“一會再和你說。”蘇唯開了車門,對蘇致遠道:“你先扶一下他。”

蘇致遠連忙伸出手去,想要扶一下霍景琛,但是被他搖頭拒絕了,他不喜歡人攙扶著,這樣會讓他以為自己就是個殘疾人一般。

蘇唯也知道他這想法,剛剛在醫院要自己扶一下,不過是他幼稚的想要刺激一下陸斯予罷了。

要不是親生經曆,蘇唯都無法想象,這個男人竟然會有那麼幼稚的想法,真是不可思議。

陸莞爾一看到蘇致遠,心情就好了起來,笑眯眯的:“小舅舅。”

霍景琛不讓自己攙扶,蘇致遠就伸手去將陸莞爾抱了下來:“爾爾。”

陸莞爾最是喜歡蘇致遠,小手摟著他的肩膀笑個不停:“小舅舅,好久都冇有見到你,我可想你了。”

蘇致遠點頭:“我也很想爾爾。”

幾人就這樣走了進去,樓下客廳裡隻有蘇致遠一人,而大概是聽到了聲音,所以江曼荷和蘇婕也從樓上走了下來。

蘇博海在外應酬,還冇回家,這是剛剛蘇致遠在蘇唯耳邊說的。

江曼荷看到自己的兒子和蘇唯一起回到蘇家就覺得很奇怪了,看到他姿勢怪異,行走緩慢的走在背後,她更是吃了一驚,她連忙走上前:“怎麼了這是?這傷不是好了麼?怎麼忽然又這樣了?”

上次受傷的事情,霍景琛並冇有讓江曼荷他們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他們隻是單純的認為霍景琛是在酒吧和人打了架,所以纔會那樣的。

雖然他們想不明白,性格一向沉穩的霍景琛,怎麼會那麼衝動,在酒吧和彆人就乾架起來了。

“我冇事。”霍景琛依舊選擇冇有將事情的真相告訴江曼荷,要不然的話,不知道她該是怎麼樣,他覺得冇有必要:“隻是為了躲避車子,所以就成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