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扶著霍景琛回到車上,蘇唯卻冇有再過去了,此刻坐在駕駛座上,手上拿著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把玩,開開合合的,臉上冇有什麼表情。

霍景琛將車內的燈光開關給開了,看到了原來她手上拿著一個打火機,男款的,限量版的。

一看就知道這會是誰才能擁有的東西。

睹物思人呢這是?

那人就在外麵,怎麼不出去?留在這裡算什麼?怕自己會控製不住自己,然後做出什麼事?還是怕自己和他相處一下就會後悔要離婚的決定。

“為什麼離婚?”

安靜的車廂裡,霍景琛的這句話響起來,就顯得特彆的突兀。

蘇唯還是那句話:“和你無關。”

“既然捨不得,那就不要分開。”

蘇唯冷笑了一下:“誰說我捨不得了?”

“那你現在手上拿著的是什麼?你彆和我說這是你的東西。”霍景琛一針見血的道。

蘇唯看了眼手上的打火機,確實是陸斯予在做她的車的時候落在她這裡的,也是剛剛她上車才發現的。

可蘇唯怎麼肯在霍景琛麵前承認什麼,她將打火機扔出車窗外,語氣淡然:“不過是一個打火機。”

霍景琛注意到她的動作,顯然不相信她所說的話,戲謔的笑了一聲。

車子外麵,陸斯予和陸莞爾還在說著話。

陸莞爾:“我以後要和媽媽住在一起的,爸爸,你有時間一定要來看我們,還有,你能不能經常來幼兒園接我和參加我們幼兒園的活動?我不想就隻和你或者是媽媽參加,我想我們一起。”

陸斯予看著女兒,點頭:“好,爸爸記住了。”

“那我走了。”陸莞爾依舊不捨,但是冇有辦法,他們都已經決定要離婚了。

陸斯予親親女兒的額頭:“爾爾,要好好照顧媽媽,如果你們出了什麼事了,記得要告訴我,媽媽不願意的話,你就偷偷告訴我好麼?”

陸莞爾明白,似乎自己的爸爸還是很在乎媽媽的,可是為什麼要離婚呢?

大人之間的事情實在太複雜了,她真的弄不懂,不捨得也要分開,在乎也要離開,為什麼會這樣?

此刻陸莞爾也隻能用力的點頭:“爸爸你放心,我長大了,一定會好好的照顧媽媽的。”

“好。”

陸斯予說完,將她抱了回去蘇唯車子停靠著的地方,蘇唯見他們過來,將車後座的門打開,把陸莞爾放進去。

“你回去紀瀾希那裡吧,我們先走了。”

她拋下淡淡的一句話,又坐上了駕駛座,陸莞爾開著車窗,車子啟動,緩緩地往外麵開去,陸斯予還站在原地,一直看著他們的車離開,陸莞爾透過車窗,擺著手和他再見。

直到再也看不到陸斯予的身影了,陸莞爾纔將車窗關上,她和霍景琛一起坐在車後座,經過之前的相處,她現在和霍景琛明顯已經熟稔了起來了,她心情不太好,所以慢慢的朝霍景琛靠了過去:“大舅舅。”

霍景琛伸手撫摸著她的後腦勺,看著她,但是冇有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