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蓉姨連忙擺手:“這怎麼行,要不還是叫你蘇小姐吧?”

蘇唯知道應該很難糾正她的稱呼,所以也冇什麼意見,點了點頭。

她現在在頭疼要怎麼將她和陸斯予打算離婚的事情告訴陸莞爾。

……

第二天下午,蘇唯去姐陸莞爾下課,帶著陸莞爾上車後,蘇唯問她:“爾爾想吃什麼?”

“媽媽,我想吃麥當勞。”

小孩子對麥當勞和肯德基之類的東西總是有很偏執的喜愛,蘇唯往常很少會讓她吃,但是今天破例,她笑道:“好,那就去麥當勞。”

給陸莞爾點了個兒童套餐,蘇唯點了個漢堡。

陸莞爾在咬著薯條:“媽媽,你今天怎麼有空來借我下課而且還帶我來吃麥當勞,你一直不喜歡我吃的,今天不是我的生日啊?”

陸莞爾腦袋瓜子裡滿是疑惑。

她在吃薯條的時候被番茄醬弄到了嘴上,蘇唯用紙巾幫她擦拭了一下:“吃飽了麼?”

陸莞爾點頭,笑的心滿意足,蘇唯將她從椅子上抱下來:“那我們去走走好不好?”

“我們去步行街吧。”陸莞爾提議。

因為那裡總是有很多很好玩的東西,而且晚上還有很多人在步行街的文化廣場上跳舞或者是做其他的運動,如滑板,跳街舞等。

“好。”

蘇唯將車開到步行街後找個地方停好車,然後拉著陸莞爾走進去,走的累了,蘇唯就帶著她在長椅子上坐下來,她們的麵前,有好幾個十幾歲的小孩子在玩滑板,陸莞爾很有興趣,但是她知道自己現在年紀還小,不能夠玩這個,不然會摔倒的,所以她和蘇唯約好:“媽媽,以後我長大了想玩這個可以麼?”

“當然可以。”蘇唯看她心情很不錯,抱著她坐到了自己的腿上:“爾爾,媽媽想和你說件事。”

陸莞爾將眸光從正在玩滑板的那些人身上收回來,大眼睛看著蘇唯:“什麼事?”

蘇唯已經想好了,陸莞爾雖然年紀小,但是有些事情還是需要讓她知道的,總不能一直都瞞著她,以後她長大了也會怪她的。

拉著她的小手,蘇唯看著她的眼睛:“爾爾,爸爸和媽媽要分開了。”

陸莞爾還是不能太理解:“分開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以後我們都不在一起生活了。”

陸莞爾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立刻問:“你們是不是要離婚?”

蘇唯有些訝異,她去哪裡知道的這個詞語?她這個年紀,應該還不能理解這個詞是什麼意思的纔對。

“你知道離婚是什麼意思麼?”

“就是我們再也不是一家人了對麼?”陸莞爾想到這裡,情緒低落:“幼兒園有個小朋友的爸爸媽媽就是離婚了,他現在和他媽媽生活在一起,他說他爸爸搬走了,以後都不會和他們住在一塊了……”

陸莞爾想到陸斯予已經離開家裡很多天了,她才終於明白,原來是因為他們要離婚了,所以爸爸都不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