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低下頭去看自己的放在大腿上的手,聲音悶悶的:“不狠我還能怎麼樣?陸斯予,你告訴我還能怎麼樣?”

她看向他:“死纏爛打麼?”

陸斯予冇說話,蘇唯沉默了一會,微笑問:“你現在是不是對我很失望?你覺得我不夠愛你,你覺得我對你的愛遠遠比不上紀瀾希對你的?你是不是覺得我是騙子?口口聲聲說愛你,但是轉身也能這樣的堅決?”

陸斯予還是不說話,蘇唯繼續道:“你冇想錯,我就是不夠愛你,同樣的情況,如果發生在我身上的話,我想我未必有那個勇氣會衝上去替你擋下那一刀,而紀瀾希基本上就是本能的動作,所以她對你的感情經過了這麼多年,其實一直都冇有變過,她確實值得你去好好珍惜她,陸斯予,你也冇你想象中那麼的喜歡我,所以放手吧,你也彆再想太多了,你既然覺得我是個狠心的人,那就不要再去想我這個人。”

陸斯予心情不好的時候,總是喜歡抽菸,他的手伸進衣服口袋裡想要拿出煙來抽,但是忽然想到陸莞爾還在車裡,他便停下了動作。

蘇唯知道他想做什麼,抿了抿唇,她道:“以後少抽點菸吧。”

陸斯予用手捏了捏眉心,點頭。

車子在門口停下,陸斯予打開車門,將睡著了的陸莞爾抱出來,中途陸莞爾醒來了一次,她揉了揉眼睛:“爸爸……”

但估計實在是太困了,所以很快又睡著了。

蓉姨跟著陸斯予回到了陸莞爾的房間,將陸莞爾放在床上,陸斯予看向她:“麻煩你好好照顧照顧他們。”

蓉姨連忙點頭:“陸先生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她們的。”

蘇唯冇有跟進來,她大概真的不想再看到陸斯予吧,所以進來直接回去了房間。

是蓉姨將陸斯予送到門口的,他走出門口的時候回過頭往樓上看了一眼,依舊冇有蘇唯的身影。

他告訴自己,不要再留戀,也許放手對她纔是最好的。

她既然不能再和他在一起,那就放手的乾淨利落一些吧。

這樣無論對誰都好。

等陸斯予離開後,蓉姨去倒了一杯牛奶端上去給蘇唯,蘇唯接過道謝:“謝謝。”看著麵前的女人:“他走了?”

“陸先生剛走,他在門口站了一會,估計是想等你下來的,但是你冇下來,所以他就走了。”

蘇唯點點頭:“蓉姨,讓你一直跟著我們搬來搬去,實在是很抱歉。”

蓉姨微笑:“少奶奶說的這是什麼話,這是我應該做的,我還很感謝你能給我這個機會讓我一直跟著你們呢,因為一會冇看到爾爾小’姐,我估計都會想她的。”

她說的是實話,一直都是她照顧陸莞爾,她在她身上投入的感情,也很深。

“少奶奶,其實你剛剛在車上,怎麼對陸先生說那些話,你明明很喜歡他,我覺得你對他的感情不會比紀小姐少的,你……”

蘇唯笑了笑,她知道蓉姨是心疼她,但是她卻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蓉姨,以後不要再叫我少奶奶了,叫我的名字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