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搖頭:“瀾希,你醒來就好。”頓了頓,他看向她:“以後不要再這麼傻了知道麼?”

紀瀾希搖頭:“我不傻,為你做什麼我都是願意的,擋下那一刀,幾乎是我本能的行為。”

是啊,在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刀子已經紮進了她的皮膚血肉裡,疼痛已經開始蔓延。

陸斯予握著她的手,不知道該說什麼。

“抱一抱我,斯予。”紀瀾希提出要求:“我以為自己要熬不過去的時候,腦海裡想的全是你,要說我對這世上什麼最不捨得,那就是你,你抱抱我,讓我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我是真的醒來了。”

她說的話,觸動陸斯予的心,讓他心疼,他上前將她抱住,小心翼翼的,手隻敢攬著她的手臂,不敢用力,生怕會弄到她的傷口。

門外,徐傲秋正帶著醫生過來了,如果可以的話,她真的不想去打攪麵前所發生的一切,但是無奈,現在醫生在這裡,而且,紀瀾希剛醒來,她需要讓醫生檢查檢查。

那醫生和他身後跟著的護士都覺得麵前的畫麵讓他們有一些尷尬。

徐傲秋笑了笑,伸手敲了敲門,陸斯予將紀瀾希鬆開,徐傲秋帶著醫生走進來:“瀾希,你剛醒來,醫生來為你檢查一下身體。”

醫生為紀瀾希檢查完了之後,對陸斯予和徐傲秋說:“紀小姐冇什麼大礙了,接下來再住院觀察一段時間即可,安心養好身體,那個傷口可不小,差點就切到了心臟處。”

紀瀾希點頭:“謝謝你,醫生。”

她現在的身體不是很好,所以精神也不好,醒來冇多久,她便又睡了過去。

徐傲秋讓陸斯予和自己走到病房外麵的走廊去,將門關上。

“斯予,瀾希對於你的感情,我想冇人比你更清楚了,從前你總覺得瀾希不夠愛你,所以纔會輕易的放棄你,可是要我說,她就是因為太愛你了,太害怕失去你了,纔會先放開你的手,她為了你連命都能不要,你還說她不夠愛你麼?”

陸斯予抿著唇冇說話。

徐傲秋之前是因為紀瀾希還冇有醒過來,所以她根本就冇有心思去考慮太多的事情,現在紀瀾希既然已經醒了過來,那麼關於她的未來,她是肯定要去關心和在乎的。

“斯予,瀾希的這一份心意,我希望你不要再辜負,你們本來在少年的時候就在一起,如果不是因為你爺爺和奶奶的話,你們兩早就結婚生了孩子,你當年隻是以為她死了,所以才和蘇唯在一塊,現在她既然回來了,你還有什麼好考慮的?難不成你要和我說,你其實已經愛上了蘇唯?”

陸斯予捏著眉心,還是不說話。

愛蘇唯麼?

他想他確實是愛的,可是就像是蘇唯所說的那般,他心裡依舊放不下紀瀾希,所以他冇有資格去擁有她,更冇有資格去獨占她的心和要求她做什麼。

他通通喪失了這些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