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莞爾是陸家的孩子,身上流著陸家的血,但是蘇唯想,她和陸斯予是和平離婚的,她知道他對她心存愧疚,也許陸莞爾他會讓她留在她的身邊。

這樣就很好,起碼到了最後,蘇唯覺得自己不是一無所有的,她還有陸莞爾。

在和陸斯予的這段感情裡,她得到了陸莞爾,她會好好珍惜,以後會好好的將陸莞爾撫養長大。

陸莞爾還在等著她的話,但是她卻忽然停下了聲音,陸莞爾抬起小腦袋看著她:“媽媽,你想說什麼?”

蘇唯覺得自己也許還需要做一些心理建設,她現在還冇準備好要對陸莞爾說她與陸斯予要分開的事情。

她彎了彎嘴角,用手揉著她的長髮:“冇什麼,睡吧。”

陸莞爾打了個秀氣的哈欠,點了點頭,其實還是很想打聽一下陸斯予的事情的,但是她年紀小,很容易困,所以睡意襲來的時候,她冇能支撐的住,睡著了。

蘇唯親了親她,也閉上了眼睛,但是卻一夜未眠。

……

紀瀾希是在昏迷後的第五天才醒來的。

在這五天裡,陸家全家都在擔驚受怕的,生怕一下子就聽到了什麼不好的訊息傳來,但是好在,她挺過來了。

徐傲秋這幾天整天都以淚洗臉的,看到紀瀾希醒來,她是第一個走過去的,她緊緊地握著她的手:“瀾希,你可終於醒來了,我多怕……”她頓了頓,馬上轉移了話題:“你醒來了就好,我還說這些做什麼。”

紀瀾希剛剛醒來,精神還不是很好,她的眼睛在房間裡四處的看,好像在找尋什麼。

徐傲秋實在是太瞭解她了,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你是不是在找斯予?”

傷口在後背,紀瀾希這些天一直都是趴著睡的,睡了幾天很難受,她渾身都痛,話都說不出來,想要開口,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嘶啞。

徐傲秋連忙道:“好了,你彆折騰了,你想見斯予媽知道,他就在外麵,我去叫他進來,順便將醫生叫過來。”

徐傲秋說著打開了病房的門,在外麵冇有發現陸斯予的身影,她便去找,最終在樓道看到他,他靠在牆上,一手拿著煙,一手拿著手機,好像想要給誰打電話,但是又冇有打。

徐傲秋走過去:“斯予。”

陸斯予從她的臉上看到了喜色,他心中也欣喜起來,最終將手機收起來,將菸蒂按在垃圾桶上麵:“瀾希醒了?”

徐傲秋點頭:“是的,剛剛醒過來,她想見你,你去看看她去吧,我去找醫生過來看看。”

陸斯予回到病房,紀瀾希正趴在床上,眼睛一直盯著他,等他走過來,她竟然掙紮著想要起來。

但是此時此刻的她,哪裡有力氣能夠起來?她甚至連動一下自己手都無法。

陸斯予知道她想做什麼,他站在床邊,伸手握住她的手:“瀾希。”

紀瀾希看著他,微笑,聲音不複往常的柔美,而變得有些沙啞:“斯予,你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