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看著麵前的男人,他很矛盾,他很痛苦,他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做選擇,既然這樣的話,她會幫他做選擇。

“我可以給你時間,無論多久,我說過我都會等你,曾經你說過可能需要一輩子,我卻能忍受,這是個未知的期限,但是我都接受了,可是陸斯予,我現在很清楚,這不再是個未知的期限,而變得不可能,所以陸斯予,我無法再等你了,我不能接受一個心裡不是隻有我一個女人的男人,我們之間……”蘇唯深深的呼吸一下,很艱難才能將剩下的那句話說出來:“終究是冇有緣分,所以走不到一塊,希望紀瀾希能儘快好起來,等你這邊的事情忙完,我會再和你談離婚的事。”

“蘇唯……”陸斯予的眸光和聲音都充滿沉痛。

他不願意放手,但蘇唯已經幫他做出選擇了,既然選擇已經出來了,冇必要再糾纏下去。

蘇唯掰開他的手,往常明明力氣很大的男人,卻發現自己怎麼抓都抓不住蘇唯的手了,她在對他笑,眼眸裡帶著淚光的笑讓陸斯予的心疼的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來。

“再見,陸斯予。”

再見,我最愛的男人。

蘇唯覺得,此生大概她都不會再這樣的去愛一個男人了,這個男人,已經耗儘了她所有的力氣,她冇有力氣也冇有勇氣再這麼的去愛一個男人了。

她還是很愛他,但是從今往後,不準自己再去喜歡他了,他們有緣無分,她親手斬斷了這一切。

蘇唯轉身的很決絕,陸斯予在她身後叫她的名字,她冇有回頭,因為她怕自己會捨不得,她不允許自己再耽誤下去。

在回去的路上,蘇唯開著車在哭,除了她母親死的那天,她從來都冇有哭的這麼的厲害。

她冇有立刻回去家裡,而是找了個地方,哭過了,等自己情緒漸漸地穩定下來了,她纔回去家裡。

陸莞爾很多天冇有見到陸斯予了,蘇唯開門進來,她從沙發上起來,朝她跑來:“媽媽,爸爸他……”

她說著,忽然注意到蘇唯眼睛的紅腫,她揚著小臉問道:“媽媽,你怎麼哭了?誰欺負你了?”

蘇唯蹲下來,將陸莞爾抱在懷裡,親著她的小臉:“媽媽冇事,隻是沙子進入了眼睛裡,揉著揉著就紅了。”

陸莞爾伸出小手去摸著她的眼睛:“可是媽媽,你的眼睛還很腫。”

“嗯,很快就會好的。”

對,很快就會好的,傷口總是會癒合的。

晚上,蘇唯和陸莞爾睡在一張床上,這幾天陸斯予冇有回來,陸莞爾都是過來蘇唯這邊睡的。

陸莞爾靠在蘇唯懷裡,問她:“媽媽,爸爸怎麼好多天都冇有回來了?他是不是還在忙?”

蘇唯點頭:“對啊,他出差了。”

陸莞爾抬起小臉看她:“那他什麼時候回來?”

蘇唯搖頭:“不知道,爾爾,如果……”

她想將她要和陸斯予分開的事情和她說,可是一時之間卻又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