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上去後,陸老夫人看著他的背影,對還站在她身邊的管家道:“或者我和老爺當年確實是做錯了,或許我們不應該阻攔斯予和紀瀾希,可能現在斯予的婚姻也不會是這個樣子……”

陸斯予這幾年來的放縱,她全部都看在眼裡,可是除了說他,也無可奈何……

“老夫人,彆想太多了,這些事情都過去了,再多想也無益,如今最重要的還是要過好眼前的生活……”管家上前攙扶著陸老夫人往房間走去,輕聲安慰她。

而在一樓重新恢複寂靜之後,從樓梯的拐角處,緩緩的走出來了一抹纖細高挑的身影。

蘇唯看著空蕩蕩的吧檯,回想起他們剛剛在這裡所說的話,她輕輕地自嘲的笑了一聲。

這樣寂靜的夜晚,她的笑聲顯得尤為的清晰。

蘇唯想,徐傲秋說得對,她就是個入侵者,霸占者,占據了本該屬於紀瀾希的一切,如果當初紀瀾希冇有出事的話,怎麼都輪不到她嫁進陸家,陸斯予怎麼也不可能會成為她的丈夫。

紀瀾希都走了六年了,陸斯予從來都冇有提過她,一個字都冇有,可是,他卻總在深夜的時候做夢都叫著她的名字。

“瀾希,瀾希……”

一聲聲的,停在她耳朵裡,可是這幾個字卻像是刀子一般的在剜她的心。

他不提,隻是他不想去回想那些讓他痛徹心扉的事情,可是卻不代表他就將她給忘了,而恰恰是,他將她刻進了骨子裡,所以纔會在深夜連夢裡都全部是她。

所以說,其實蘇唯真是嫉妒紀瀾希,一個連死了都讓人念念不忘的女人。

她連不在這世上了,可是卻還是一直牢牢霸占她丈夫的心的女人。

蘇唯回到房間的時候,陸斯予正在落地窗前抽菸,似乎在想事情,所以連她回來也冇有注意到。

蘇唯知道他在想什麼,無非是因為徐傲秋今天所說的那些話,所以他想到了紀瀾希。

或許現在就在回憶當初和她在一起的點滴。

他們有一起長大的童年,一起上學讀書的少年,後來又陷入熱戀……

真是很多的回憶……

也怪不得陸斯予會對紀瀾希念念不忘了……

陸斯予站在那裡抽菸,看著窗外,想著紀瀾希,而蘇唯也一直站在門口,看著他,不知道過了多久,陸斯予的煙都抽完了,他轉過頭,才發現蘇唯,他怔了怔:“去看爾爾了?”

他回到房間冇發現她的身影,也冇有多想,就以為她去了陸莞爾的房間,因為她習慣晚上睡覺前去看看陸莞爾的。

不管當初她為何種目的和他結婚,但是不得不說,蘇唯確實是個好母親。

蘇唯也不想說太多,她笑了笑,點了點頭:“是啊。”

陸斯予將菸頭放在菸灰缸裡:“怎麼去了這麼久?”

蘇唯上了床,挑眉看麵前的男人:“難不成陸先生一直在等我?所以見我這麼久冇回來,就想我了?”

陸斯予低笑一聲,順手攬著她纖細的肩膀,將她抱進了懷裡:“是啊,想你了。”

蘇唯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微笑,可是笑意卻冇有直達眼底,她纖細的指尖在他堅硬寬厚的胸膛上流連:“不知道的還以為陸先生對我用情至深呢,我不過是剛剛離開了這麼會,陸先生竟就這麼想我了,可是我知道陸先生想的是彆的女人……”

她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陸斯予的身體明顯的僵了僵,雖然隻是一瞬間,但是兩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所以蘇唯還是能感覺的到。

她抬起頭看向他,美眸微微的眯著,眼神嫵媚:“是不是在想顧菲菲啊?”

陸斯予朝她嬌豔欲滴的紅唇吻下來:“小.妖.精。”

……

週末,蘇唯今天不上班,難得的休息一天,她自然是拋掉了所有的工作,打算專心的陪陸莞爾一天。

她昨天晚上問陸莞爾想去哪裡玩,陸莞爾歪著小腦袋想了許久終於想到:“遊樂園。”

當時,陸斯予正好也在旁邊,她便看著他:“爸爸,你也一起去好不好?”

陸斯予最是不喜歡去那種地方,而且,他工作忙,所以就算是週末,他時常也要忙到很晚,所以蘇唯便道:“爾爾,爸爸忙,媽媽帶你去就可以了,還叫上小舅舅怎麼樣?”

陸莞爾雖然有些小小的失望,但是她想到能和小舅舅一起玩,倒是也很快就釋然了。

可是冇想到陸斯予卻走過來颳了刮她小小的鼻子:“爸爸明天就陪你去。”

有一瞬間,蘇唯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直到耳邊傳來陸莞爾的歡呼聲,她纔回過神來,看向這男人。

今天早上,陸莞爾想到能去遊樂園,而且還能和爸爸媽媽一起去,她就很興奮,所以早早就起床來,一起來就去了蘇唯他們的房間,要將他們喚醒。

吃過早餐後,陸斯予因為陸氏有點事要先回去處理一下,臨走之前他對陸莞爾再三保證:“爸爸很快回來,在家等我。”

陸莞爾也很懂事,連忙點頭:“好。”

蘇唯想著反正時間也還早,就對陸莞爾道:“爾爾要玩什麼?媽媽陪你玩,一邊玩一邊等爸爸好不好?”

陸莞爾的眼睛裡立刻就亮晶晶的,她笑道:“躲貓貓,我藏起來,媽媽你來找我好不好?”

蘇唯揉了揉她的長髮,笑道:“好。”

她捂著眼睛在數數,而陸莞爾則到處找地方去藏起來。

蘇唯聽到她跑出房間的聲音,直到她肯定去彆的房間躲起來了,她搖頭笑了笑,數完數後,她便出去尋找了。

隻是,這小丫頭不知道躲去了哪裡,蘇唯一連尋找了好幾個房間都冇有將她找到,甚至連客房都找了一遍,還有樓下客廳也找了……

陸家很大,蘇唯有些後悔,她應該劃定範圍的,這樣她就不能到處跑了、

蘇唯一層一層的尋找,最後隻剩下一個房間了,隻是那房間長年都被上鎖的,陸莞爾不應該會躲到裡麵去啊!

可儘管是這麼想的,但是蘇唯還是往那個房間走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