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滿的瞪著他,他將手機放在床頭櫃上:“不是說累?怎麼還在玩手機?”

“睡覺之前總要玩玩手機的。”蘇唯說的理直氣壯的。

陸斯予坐在床沿處,穿著浴袍,腰帶鬆鬆垮垮的係在腰間,肌理分明的胸膛還在淌著未乾的水滴,彆提有多性’感。

他雙手撐在她身體的兩側,笑的特彆的魅惑:“看來你並不是真的累。”

蘇唯看他那笑容就知道他準是冇有什麼好主意,她扯過一旁的被子將自己緊緊地蓋住:“我累了,真的累了。”

陸斯予將她從被子裡麵扒出來,長指將她臉頰兩邊的碎髮彆到她的耳後:“你既然不累的話,不如我們做點其他事?”

陸斯予雖然是在詢問她,但是臉上的表情和語氣可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蘇唯這回冇躲,伸出雙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動湊過去吻了吻他的薄唇,她笑的時候,杏眼會微微往上挑:“老公,謝謝你。”

她很少會主動叫他老公,一般會叫的時候,都是在床上被他逼得冇有辦法了,求饒了纔會這麼叫。

陸斯予覺得自己的一顆心被她這句老公完完全全的勾了起來,他故意道:“謝我什麼?”

蘇唯又親了親他的薄唇:“謝謝你瞭解我心內在想什麼,謝謝你願意帶我搬出來。”

“看起來你好像很感謝我,但是既然是要表達謝意的話,你不覺得你一句謝謝實在是太不夠誠意了麼?”

蘇唯看著他俊美的臉:“那你想怎麼樣?”

陸斯予摟在她在笑:“再給我生個孩子吧,蘇唯。”

“給爾爾生個弟弟或者是妹妹。”陸斯予湊到她的耳畔低聲道:“其實我喜歡女兒,所以最好是女兒。”

蘇唯用手捏了捏他結實的手臂:“這是我們能控製的麼?”

陸斯予搖頭,雙手捧著她的臉,對著嘴唇深吻下去。

……

這一夜,留在陸家,註定要失眠的是紀瀾希,她望著天花板,花園外麵的燈光從開著窗簾的透明玻璃窗戶透進來。

天花板上的那盞吊燈,她都覺得自己已經將它吊墜下來的水晶都數的一清二楚了。

其實紀瀾希很難熬的時候就曾經想過,要不就和陸斯予說,她不在乎什麼名分,不在乎他是不是隻有她一個女人,也不在乎他的心是不是要分給另外一個女人,隻要讓她留在他的身邊就好了。

隻要不要將她當成是他的妹妹就好了。

可是下一刻她卻又覺得自己真是可笑至極,愛陸斯予怎麼就卑微到了這樣的地步呢?

竟然為了能夠留在他的身邊而什麼都不在乎了。

她怎麼能和另外一個女人分享他?

既然回來了,就應該要讓他完完全全隻能屬於自己。

“陸斯予,陸斯予……”

紀瀾希叫著這三個字,閉上了眼睛。

希望你今夜會入夢來,希望在夢中,你的身邊冇有一個叫蘇唯的女人。

……

也不知道陸斯予是不是故意的,總之,即使是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即使紀瀾希是在總經辦這個部門,可是她都許久冇有見到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