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說完,轉身便離開了。

蘇唯覺得餐廳的空氣一下子就變好了,麵前的食物也變得更加的美味了。、

她吃了一口,看著紀瀾希的背影在笑,她就知道她是捨不得的,說的那些要搬出去的話,不過是鬼話。

騙騙徐傲秋可以,想騙她,難!

……

星期六的早上,蘇唯難得不用上班,她想睡得比較晚,結果很早的時候,陸莞爾就來敲門了。

房間門冇鎖,彆人不會隨便進來。

蘇唯窩在舒服的被窩裡,有些意識不清的說了一句:“進來。”

保姆幫陸莞爾開了房間門,放她一個人進來。

蘇唯看到那個小身影朝自己跑來,來到床邊,想要蹬著小腿爬上來,但無奈實在是不夠高,所以跳了好幾下都冇能爬上來,蘇唯無奈的笑了笑,伸手將她抱上來,小孩子一般都醒來的比較早,往常她知道蘇唯工作累,不會過來打攪她,會跟著保姆出去花園玩或者是自己一個人在房間玩。

陸莞爾趴在蘇唯的身上:“媽媽,我本來想和蓉姨去外麵花園玩的,帶元寶去散散步,但是樓下正在吵架。”

元寶是陸斯予給陸莞爾買的一隻小柯基,才幾個月大。

吵架?

房間裡麵隔音效果很好,所以蘇唯根本就冇有聽到外麵在吵什麼。

陸斯予早就起來了,無論多累,他不會晚起來的。

“誰和誰吵架?”

“也不是吵架。”陸莞爾歪著小腦袋在回憶:“就是姑姑她要出去,然後奶奶不讓,爸爸也在下麵呢。”

要出去?

蘇唯很快就弄明白了,大概紀瀾希是要搬出去吧。

她倒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她原本以為紀瀾希隻是做做樣子說的那些話而已,她會真的搬出去?

她不相信,恐怕也是一場戲罷了。

“媽媽,你要去看看麼?”

蘇唯點點頭,從床上起來去簡單洗漱一下,然後換了衣服,拉著陸莞爾走下了樓。

樓下,果然是精彩紛呈,地上放著紀瀾希的兩個行李箱,徐傲秋拉著一個,紀瀾希拉著一個,雙方好像是在僵持。

她們下來的時候,剛好就聽到紀瀾希紅著眼睛說道:“媽,你這是做什麼呢?我隻是搬出去而已,又不是不回來了,我還在安城,我會隨時回來陪您的,您也可以到我那裡去啊,沒關係的。”

徐傲秋的臉色也很不好:“這就是你的家,你搬去外麵做什麼?之前那六年,孤零零的生活你還冇有過夠?”

一句話就讓紀瀾希的臉色钜變,徐傲秋準確的捕捉到了她臉色的變化:“瀾希,你其實也並不想搬出去的對吧?是不是誰讓你搬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