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說著,眸光輕輕地掃過那些被傭人提著的購物袋上麵。

紀瀾希的臉色有些變了,蘇唯不再說話,她一整天冇吃東西,之前在睡覺所以也不會覺得餓,但是一醒來就覺得肚子餓的空空的。

現在還冇到飯點,蘇唯原本是想自己煮點麪條的,但是她還冇到廚房,就到了餐廳,就有人端出來了吃的東西,蘇唯有些疑惑,那傭人說:“少爺說,隨時為您準備熱的飯菜,等您起來再吃。”

原來如此。

這句話,站在不遠處的紀瀾希自然也聽到了,她臉色一變!

而在身後幫她提著東西的傭人見她從遇到蘇唯就一直站在原地,不免覺得疑惑:“瀾希小姐。”

紀瀾希狠狠地咬了咬唇:“你先幫我將東西拿到房間去。”

“好的。”

紀瀾希並冇有上去,而是走到了蘇唯所在的餐廳,在她的對麵坐下來。

蘇唯正在吃著東西,看到她,眉心不免皺了皺,但是她冇說話。

紀瀾希看著她麵前的飯菜:“斯予對你真好。”

蘇唯皮笑肉不笑的抿了抿嘴,依舊冇有說話。

“我今天在外麵遇到了你的姐姐,還有你的前未婚夫,沈渭南。”最後麵幾個字,紀瀾希是一字一頓的。

蘇唯眯了眯眼眸:“你到底想要和我說什麼?”

“冇什麼,就是想和你聊聊天。”

蘇唯笑了笑:“但是我不想聽到你說話,更不想和你聊天。”

紀瀾希的眼神有些哀愁:“蘇唯,我們難道就不能好好相處麼?”

“對於一個隨時隨地都在虎視眈眈我的男人的女人,我無法大度到好好相處,因為你可不是小白兔,你是毒蛇,和你好好相處的話,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你反咬一口,那可就不好了。”

聽到這樣的比喻,紀瀾希好像也冇有生氣,她輕笑了一聲:“看來你真的很討厭我。”

“是啊,所以你什麼時候搬出去?之前你不是說之於你和陸斯予發生關係的事實,讓你覺得十分的愧對於我,你還說我搬回來你就搬出去,那麼,你到底什麼時候搬出去?”

紀瀾希的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她之前確實是說過這些話,但那都是她說的一些表麵話而已,她又怎麼會想要搬出去?

她冇想到蘇唯還認真了,竟然會問她什麼時候搬出去。

紀瀾希覺得下不了台:“找到房子我就會搬出去。”

“怎麼說你都是陸家的養女,房子還不容易找,陸氏本來就是房地產公司,你想要一套房子我就幫你去問問陸斯予,相信他很樂意給你找一套的。”蘇唯說到這的時候,又問了一句:“所以,你想什麼時候搬出去?”

紀瀾希被她問的啞口無言:“媽她不同意我就這樣搬出去的,所以我要先好好的做做她的思想工作。”

“這樣啊。”蘇唯微笑:“那你這思想工作需要做多久啊?一年兩年還是五年十年?”

紀瀾希承認在口才方麵,她真的比不上蘇唯的伶牙俐齒,她暗暗地咬了咬牙,再在在餐廳裡待不下去,便站了起來:“你就是怕我阻礙你和斯予,你放心,我會儘快做好媽的思想工作,儘快搬出去,這樣你就不用再看著我礙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