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渭南不可思議的看著麵前的女人,他以前怎麼會以為她是乾乾淨淨,純潔無害的呢?他怎麼會以為她毫無心機?

隻能怪她實在長得一張人畜無害的臉還有她實在是太會演戲。

“你現在就像是瘋子一樣。”沈渭南甩開她伸過來的手,轉身離開。

蘇婕被他扔在原地,她哭著對著他的背影大聲喊道:“回來,沈渭南,你給我回來,我最後一次警告你,你要是敢離開我,我就毀了蘇唯,我不怕用什麼辦法,隻要毀了她!”

但是她的哭喊,她的威脅,冇有換來沈渭南的回頭,沈渭南的背影堅決而挺拔,冇有絲毫的猶豫。

蘇婕像是個瘋子一般在街上大吵大哭,卻依舊是這樣的結果。

她站在原地失聲痛哭,蹲在地上哭,惹得人人圍觀,指指點點,可是卻冇有人上前安慰,畢竟這樣的事情,誰都不好插手。

過了一會,一張紙巾遞到了她的麵前,蘇婕順著那張紙巾往上看,拿著紙巾的是一個很美的女人,有些熟悉,但是蘇婕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蘇婕冇有接過紙巾,隻是看著她:“走開。”

她以為紀瀾希是個一般的路人,就像是那些在看笑話的路人一般,她不需要人來同情,更不需要接受彆人的幫助。

她語氣不好,臉色更是糟糕透了,但是紀瀾希卻依舊笑意盈盈的,她甚至和她一樣蹲了下來,用紙巾輕柔的幫她擦拭著她臉上的眼淚,她聲音溫柔:“女孩子的眼淚不要這樣掉,這樣顯得廉價,也換不來男人的回頭。”

蘇婕沉默了,紀瀾希將她拉起來:“進去洗洗臉吧。”

紀瀾希指了指身後的咖啡店。

不知道為何,蘇婕竟然願意去聽從一個陌生人的話,被她拉著手,就真的跟著她走了進去,她將她帶到洗手間去,幫她洗臉,補妝,出來後,除了眼睛有些紅腫,蘇婕還是往常那個光鮮亮麗的蘇婕。

依舊漂亮的讓人移不開眼睛。

雖說最近她因為沈渭南,吃也吃不好,誰也睡不好,因為這個男人的心是真的狠,無論她怎麼做,無論她找他多少次,他都無動於衷,他甚至將她的電話號碼給拉黑了。

可是她臉上化了妝,所以將她的憔悴都掩蓋了去。

紀瀾希拉著她在自己剛剛所坐的位置坐下來,蘇婕才注意到,從這裡完全可以看到外麵,而她從剛剛就和沈渭南站在外麵那個位置很久了。

紀瀾希叫來了侍應生:“喝點什麼?”

蘇婕隨便點了一杯咖啡,等侍應生離開後,她看著紀瀾希:“你到底是誰?你認識我?”

“我們應該冇有見過。”紀瀾希在微笑:“但是我們有共同認識的人,蘇唯,我知道她是你的姐姐。”

蘇婕愣了一下,隨即又聽到她在說:“你好,我叫紀瀾希,是陸家的養女。”

蘇婕看著麵前這張臉,慢慢的纔想起來,這個女人不就是幾年前名氣很大的一個模特嘛,當時她走了機場秀,大概因為人漂亮身材又好,一下子就火了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