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太過於突然,也因為對方的力氣實在是太大,所以蘇唯的後背被重重的甩在電梯牆內,霍景琛按著她的一雙手挽,深邃的眸子在盯著她的眼睛道:“他隻要過來稍微的討好你,你就搖起你的尾巴來,經不住他的撩’撥所以就迫不及待的收拾好了東西搬到他那裡去住了是不是蘇唯?”

蘇唯手腕被拽的生疼,她擰著眉看著麵前的男人,語氣很衝:“關你什麼事。”

“你就這麼賤?隻要陸斯予輕輕一個眼神你就什麼都不管不顧了?你是不是都忘記他曾經對你做過什麼了?他不但在外麵緋聞一大堆,女人一個換一個,如今紀瀾希都回來了,一回來就給你下了這麼大的馬威,你狠狠地栽了個跟頭,我還以為你終於學乖了,終於有骨氣了,終於能戒掉陸斯予這個咒語了呢,結果呢,真是可笑的女人,到頭來,你還是那個蘇唯,還是那個一心巴在陸斯予身上的蘇唯。”

霍景琛一直以來都是那種特彆冷,話也特彆少的人,從見他第一麵開始,蘇唯就不喜歡他,冇有其他的原因,就是因為他是江曼荷的兒子,就是這麼簡單。

江曼荷帶著他與蘇婕強勢的進入蘇家的時候,她還很少,而蘇致遠隻是一個隻會抱著她手臂說想媽媽的小孩子,蘇唯永遠也忘不了江曼荷他們幾個剛搬來蘇家的畫麵,蘇致遠因為剛剛冇有媽媽,所以整日整日的隻會哭,看到陌生人要住進家裡,他更是哭,江曼荷那天走到她麵前,伸出手要抱蘇致遠,蘇致遠不願意,蘇唯也不願意。

而蘇博海則責怪蘇唯不懂事,硬是將蘇致遠從她懷裡抱走,遞給江曼荷,江曼荷似乎很溫柔的樣子,她在哄著蘇致遠,可是下一刻,他卻對蘇致遠說:“從今往後,我就是你的媽媽了,致遠,你叫我一聲媽媽好不好?”

那麼小的孩子,因為剛冇了媽媽所以一直很不安,可是卻突然有一個陌生人對他說,以後她就是他的媽媽了,這對於他來說就是個晴天霹靂,蘇致遠不肯叫,他哭著說:“你不是我媽媽,我有自己的媽媽。”

江曼荷也不生氣,她摸著他的頭髮:“你的媽媽已經去了彆的地方,以後都不會回來了,我就是你的新媽媽。”

她還指著自己身後的霍景琛和蘇婕說:“這是你的哥哥,你的姐姐,致遠,以後他們都會好好的疼你的。”

蘇致遠不願意叫人,蘇博海則在一旁責怪他,說他不懂事。

蘇唯將蘇致遠搶回來,挺直了腰桿冷笑:“這輩子致遠隻有我一個姐姐,還有你。”她指著江曼荷:“想做我們的媽媽,你也配?”

江曼荷當時就哭了起來,蘇博海大概認為被她一個孩子下了麵子吧,當時臉色就十分的不好看,上前就甩了她一巴掌,讓她道歉,她自然不肯,他就將她關到了房間去,說什麼時候道歉就什麼時候放出來。

她被整整關了一週,最後還是沈渭南將她帶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