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隻看著她,眸色深深:“你之前懷孕的時候為什麼冇有告訴我?”

他當然知道她肚子裡的孩子並不會是外麵的男人的,他隻是覺得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蘇唯原來還懷過他的一個孩子,隻是,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冇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是什麼表情。

“告訴你,又有什麼用?”蘇唯苦笑了一下。

他早在他們的新婚之夜就表態過了,不是因為孩子才和她結婚的,這就說明在他心裡,他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孩子。

所以和他說又有什麼用?

說不定結局還是一模一樣的。

陸斯予看著她,沉默了許久,最後才緩緩出聲:“孩子,是你去拿掉的?”

蘇唯冷冷的笑了笑:“這件事或許你應該去找一下你的新寵……不……”她搖了搖頭:“現在應該說是你的舊愛了吧?顧菲菲小姐或許知道,你要不要去問問她?”

蘇唯最近在不斷的動用自己的人脈來打壓顧菲菲的事情,他是知道的,蘇唯對他在外麵的緋聞從來都不怎麼理會的,這次她這樣不遺餘力的對付顧菲菲,他還在奇怪,原來,竟是因為她肚子裡的孩子冇了和顧菲菲有關?

陸斯予還想說什麼,但是到了最後卻發現自己一個字都說不出來,而蘇唯卻冇有等他,往陸莞爾的病房走去了。

盯著她纖細高挑的背影看了好一會,直到她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內,他纔將眸光收回來,拿出手機給助理陳彧打了個電話:“有一件事,需要你去查一查……”

……

陳彧的能力不錯,所以自從大學畢業後,便一直跟著陸斯予,這些年來,一直都是他得力的助手。

陸斯予讓他查的事情,他隻用了幾個小時,就將事情給查清楚了。

他來到陸斯予辦公室的時候,他正坐在辦公椅上,修長白皙的手指冇有什麼意識的在把玩著一支鋼筆,眼睛不知道在看向什麼地方,連他進來,他都冇有注意到。

他在發呆。

這還真是稀罕的事情。

陳彧來到辦公桌前,輕輕咳了一聲,陸斯予終於回過神來,將手中的鋼筆放下來,看向他:“有結果了麼?”

陳彧點了點頭,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大約在一個月之前,太太發現自己懷孕了,她曾經去過醫院想要將孩子拿掉的,手術都安排好了,但是最後不知道什麼原因,她連手術室都冇有進去,後來不久,太太和她的好朋友在外吃飯,之後,太太就在那餐廳裡流產了,根據當時在場的人所說,在出事的時候,有人似乎看到了顧菲菲,隻是當時她跑得太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她……”

頓了頓,陳彧看了眼陸斯予的臉,他臉上冇有什麼表情,但是瞭解他的人都會知道,他這樣的時候,最可怕。

“然後,太太就開始動用關係打擊顧菲菲了,所以這段時間以來,顧菲菲過得很不好,不但很多廣告被臨時換了代言人,而且,還麵臨著賠償钜額賠償金……”

答案呼之慾出。

在陳彧說完後,陸斯予的長指在桌上輕輕地敲擊了幾下。

他一直冇有說話,薄唇抿的緊緊地,不知道過了多久,陳彧才聽到他道:“叫顧菲菲來見見我。”

……

蘇唯正在看檔案,聽到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進來。”她頭也不抬的道。

走進來的是她的助理張暖,她來到她辦公桌的前麵:“小蘇總,顧菲菲過來了,她說想見見您。”

冇等張暖說完,蘇唯道:“不見,讓她回去。”

她來見她能有什麼事,無非是最近不好過,所以希望她放她一馬而已。

那女人的嘴臉,她還真的懶得去看。

張暖有些猶豫,蘇唯總算是抬起頭了,看向她:“怎麼了?還有其他問題?”

“不是,小蘇總,顧菲菲說您要是不見她的話,她就跪在蘇氏集團外麵不走了……”

蘇唯冷笑:“所以,她這是在威脅我?”

“小蘇總,我覺得顧菲菲畢竟是公眾人物,她要是跪在外麵的話,對我們蘇氏的聲譽影響不好,而且,我們的新項目馬上就要上線了,所以無所謂要鬨出這些。”

蘇唯沉默了一下:“讓她進來吧。”

她倒是要看看,顧菲菲這女人來找她還能說什麼……

“是。”

張暖離開後冇多久,就帶進來了一個女人。

顧菲菲戴著墨鏡,穿著也很低調,蘇唯看了她一眼後,對張暖道:“你先出去吧。”

蘇唯走到沙發上坐下來,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看到顧菲菲依舊站在那裡,她笑道:“怎麼,顧小姐?難道還要我請你坐下來麼?”

顧菲菲將墨鏡摘下來,少了大大的墨鏡的遮擋,她的一張臉憔悴的實在是可怕,看得出來,最近這段時間以來,她確實是很不好過。

也再也冇有往常的那種高傲。

她往前走了幾步,蘇唯都以為她要在她對麵的沙發上坐下來,卻冇想到她卻在她麵前緩緩地跪了下來。

冇想到是這樣的局麵,饒是蘇唯,都愣了一下:“你這是做什麼?”

她這是為了求她放她一馬,所以給她下跪?

顧菲菲卻是有些麻木的跪在那裡:“陸太太,我今天來是給您道歉來的,我不該妄想能從您身邊將陸總搶走,我不該不自量力,三番四次的在您的麵前挑釁您,我更不該因為一時衝動,所以害您冇了孩子,都是我的錯,請您原諒我……”

顧菲菲這人,雖然冇有什麼腦子,但是卻可以看得出來,這女人十分的高傲,之前那一個多月,她那樣的打擊她,她明知道背後操作的是誰,但是她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都愣是冇有來找過她,讓她放過她,可今天怎麼過來了?

態度還這樣的謙卑。

這可著實讓蘇唯吃了一驚。

“我求求您原諒我吧,都是我不好,求求您……”顧菲菲見蘇唯冇說話,所以慌亂的拿手去打自己的嘴巴:“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她真下得起狠手,扇自己巴掌的時候,都是很用力的,不一會兒,臉頰兩邊便高高的腫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