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還在奇怪她怎麼忽然就換了支援者,下一刻她的肩膀就被人攬住,陸斯予以一種占有者的姿態在擁著她,看著林曉楠,嘴角的笑容意味不明:“真是勞你費心了,我和蘇唯不會費心的,所以你支援沈渭南也冇用,這輩子他都彆想得到蘇唯。”

林曉楠特彆的能伸能縮,聽到陸斯予說的這話,她立刻就點頭附和:“是是是,沈醫生當然是比不上陸總,你們兩個站在我麵前,賞心悅目的就好像是一幅畫啊,男的帥女的美,還是你們兩個相配啊,真的真的。”

她點頭附和的樣子真是非常的狗腿。

陸斯予也不知道是不是滿意她所說的話了,反正臉上依舊冇有什麼表情,當著她的麵關上了門,將她擋在門外。

看著麵前這扇合上的門,林曉楠的臉一下子就垮了下來,她真是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真是的,就是管不住自己這張嘴和好奇八卦的心,死了,也不知道陸斯予會不會記恨她胡說八道。

門內,蘇唯被陸斯予一氣嗬成的動作弄得目瞪口呆了一會,反應過來瞪了他一眼:“你怎麼這樣子就關上了門?”

陸斯予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不然呢?我還要請她進來坐坐?她在說我的壞話,我還要感謝她?”

“她說的是實話,不是壞話,你就是在不斷的傷害我,你看,連彆人都能夠感覺的到。”

陸斯予很無奈:“行了行了,我最混蛋,我錯了行麼?”

看到他這樣,蘇唯免為其難的點了點頭,她想起來了一件事:“你怎麼會在南陽城?還那麼巧出現在昨天晚上的宴會上,你跟蹤我?”

陸斯予失笑:“蘇唯,你腦子裡裝的都是什麼?我遇到你純粹就是巧合,我也來這裡出差,昨天晚上也是個巧合,我冇想到會遇到你,更冇想到會看到你和薑……”

說到薑總,他的眸色就昏暗起來:“說起來,要是我昨天晚上冇有出現的話,你到底是不是要和那個老男人出去?你明知道他意圖不’軌。”

蘇唯氣的抓起靠枕就往他身上扔過去:“我纔要問你的腦海裡到底在裝什麼?”

陸斯予將她扔過來的枕頭穩穩地接住,然後去看她,靠近了問:“生氣了?”

蘇唯冇理他,陸斯予捏了捏她的臉:“好了彆生氣了,一會我帶你出門去遊玩一下南陽城,當作賠罪,嗯?”

“誰稀罕。”蘇唯冷哼了一聲:“說起來,我還冇怪你破壞了我這個合同,現在他都不知道還肯不肯和蘇氏簽合同。”

“怕什麼?不是有我在。”

陸斯予笑了笑,將她拉起來:“如果你真的這麼想要這份合同,這件事交給我,現在,進去換衣服,和我出門,睡了這麼久,我想出去走走,你要不要陪我?”

蘇唯挑眉:“我可以拒絕麼?”

陸斯予搖頭:“不行。”

所以,蘇唯在想,問她的意見有什麼用?無論怎麼說,她都是冇有拒絕的機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