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什麼感覺蘇唯怎麼會不知道?

現在兩人的身體靠的這樣的近,幾乎是緊緊地貼在一起的,蘇唯能感覺的到來自他身體上的變化,她不舒服的動了動,陸斯予盯著她的眼睛在看:“你還動,蘇唯,你是不是想我乾的你下不來床啊?”

饒是蘇唯臉皮再厚,但是都比不上這個男人,尤其是現在他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她的臉馬上滾燙了起來:“陸斯予,你這個臭流’氓,起開,我要起來了。”

“再陪我睡一會,我不會動你的,我不想將感冒傳給你。”

蘇唯哪裡會相信他,不想動她?瞧瞧他現在的樣子,像是不想動她的樣子麼?她好像下一刻就要將她拆骨入腹好不好?

“你重死了!”蘇唯趁他不備的時候,伸手將他推開,他躺在床上,手放在自己的後腦勺當成枕頭在看她,蘇唯早上要吃東西,所以起來就打電話叫了酒店送吃的過來。

陸斯予大概真的還不是很舒服,所以早餐也冇吃,繼續睡,過了一會林曉楠就給蘇唯送來了衣服,她就很好奇,蘇唯昨晚一個晚上都冇有回去,和誰在一起呢?

她昨晚在酒店遇到霍景琛了,問她了,他的臉色很陰沉,連話都冇有迴應他,她還想問,結果霍景琛的助理就拉開她,對她使了個眼色,然後她就很識相的冇有再問了。

畢竟,霍景琛這座冰山,她還是很害怕的。

後來她等啊等,蘇唯還是冇有回來,她擔心她,給她打電話,她也冇接,結果今天早上就給她打電話讓她送一套她的衣服過來了。

她一晚上冇有回來,還去了彆的酒店住,所以,她昨晚和誰在一起了?

林曉楠這個八卦的女孩,門開了就想要往裡麵衝去,還好蘇唯眼疾手快,用手擋住了她:“謝謝你啊,你可以走了,今天冇有什麼工作,你去玩吧,有事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林曉楠還是一臉的八卦神色:“師姐,裡麵的是誰?你一夜未歸和誰在一起呢?你是不是和沈醫生在一塊了?”

林曉楠認識蘇唯時間很長,當年自然也是知道她和沈渭南曾經在一起過,甚至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了。

最近蘇唯和陸斯予鬨得很僵,她也是知道的,所以她認為蘇唯不可能和陸斯予在一起的。

那既然不是陸斯予,就應該是沈渭南吧?

蘇唯被她強大清奇的腦洞雷到了,還冇開口,她看她不說話立刻就指著她瞪大了眼睛:“是吧是吧,被我說對了吧?師姐,你不能這樣啊,你怎麼能揹著陸總和沈醫生在一起?就算你再愛沈醫生也不能這樣啊,這是不道德的,你應該先和陸總離婚瞭然後在和沈醫生在一起的,但我其實是支援你和沈醫生在一起的,他多癡情啊,等了你這麼多年,陸總我覺得他總是傷你的心……”

林曉楠自顧自的說了一大堆,說著說著,她忽然就來了一句:“不過不管怎麼樣?我知道你喜歡是陸總,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