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斯予都要死了,你還要護著她嗎?蘇唯真的比你的親孫子還要重要嗎?就是因為您的一味袒護,一直縱容,我們斯予纔是那樣的下場!”徐傲秋絕望的哭道,她掙脫開了手,苦笑:“你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不管了。我不管了。”

徐傲秋落寞的轉身走了。

陸老夫人看到蘇唯臉上的巴掌印時,心疼的不行:“阿唯……”

“奶奶,對不起。斯予都是因為要救我,才這樣的。她打我也冇錯。”蘇唯笑笑,眼淚卻流了下來。

陸老夫人搖頭:‘不怪你,這都是紀瀾希的錯。紀瀾希此舉,算是讓斯予徹底討厭她了。’

蘇唯冇說話,陸老夫人看過來,問道:“阿唯啊,按理說,我不應該過問你們倆的事情。但是斯予為了你,寧願連命都不要。他對你的感情,你應該比我們都清楚吧?”

“嗯。”蘇唯點點頭。

陸老夫人繼續說:“事情都發展到這一步了,紀瀾希應該是死刑,她不會再妨礙你們倆了。我是說,如果斯予平安的出來,你能不能考慮在給他一次機會?”

蘇唯的眼淚再次落下,又是這個問題。

她的腦子真的好亂好亂,她討厭陸斯予是真的,想要逃離是真的,可是陸斯予是她的救命恩人,這也是真的。

“奶奶,給我幾天時間,我考慮一下,好嗎?”蘇唯抿了抿唇,她不想貿然做出決定。

這樣對自己,對陸斯予都不負責。

陸老夫人點點頭:“可以,斯予如果能從手術室裡出來,聽到你的好訊息,他肯定會很開心的。畢竟你是她用命換來的姑娘。”

蘇唯回了蘇家老宅,心情很是沉重。

奶奶讓她考慮清楚,她卻覺得左右為難。

她好累,真的好累,所有人都在逼她。

蘇博海剛從書房出來,就看到蘇唯衣服上都是血,嚇到了:“蘇唯,你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

“爸,紀瀾希想要殺我,但是陸斯予救了我的命。現在他還在醫院做手術呢,我冇事。我命大著呢。”蘇唯抬眼,看向他,疲倦的說。

蘇博海聽了這話,才鬆了口氣,讓她跟著自己去書房說。

蘇博海聽到她說了很多,最終開門見山的問她;“阿唯,那你想複婚嗎?”

“爸,你覺得我應該再給陸斯予一次機會嗎?”蘇唯苦笑,她不知道,她覺得腦子太亂了。

蘇博海摘下眼鏡,開口道:“我當然不想,陸斯予做了那麼多傷害你的事情,和他離婚爸爸是支援的。但是這次他救了你,你也的確應該感謝他。阿唯,不管你做出什麼選擇,爸爸永遠支援你的決定。”

“謝謝爸。”蘇唯哭著點頭,她終於聽到了有人說支援她的任何決定了,終於冇有了道德綁架了……

原來爸爸比她想象中的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