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想到最初見她的時候,她雖然拘謹,但笑容純粹。

她雖然自卑,但心地不壞,隻是有點小作,所以他一直容忍著她……

難道他從一開始就是錯的?

正如紀瀾希所言,他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去招惹她。

還是說,紀瀾希從小就是個陰狠的女人,隻是現在終於暴露了真麵目。

陸斯予怎麼都冇想到,他會死在深愛自己的女人手裡。

就在此時,蘇唯帶著一堆抬著擔架的護士來了:“快,快把他抬上去。”

陸斯予看到蘇唯的時候,眸光瞬間就亮了。

陸斯予感覺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他一直都看著蘇唯,他擔心再不仔細看看,就冇有機會了。

陸斯予傷的很重,需要立馬進行手術。

可他卻要跟蘇唯說幾句話:“你冇事就好。”

“你也不會有事的,你這麼渣的人,就死了,太便宜你了。”蘇唯忍著淚,言不由衷的說道。

陸斯予苦笑:“阿唯,我可能進去之後,就出不來了,能不能原諒我?再給我一次機會?”

蘇唯愣住了。

又是這個問題,為什麼他總是要逼迫自己!

她好不容易纔擺脫了這段婚姻,才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樂趣。

她是真的不想回到以前了。

“我們複婚,複婚好不好?阿唯,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陸斯予哭了,沾著血的手拉著她的衣袖,哀求道。

蘇唯從未見過他這麼卑微過,一向高高在上的陸斯予這麼低三下四了,但她一點也不高興。

“蘇小姐,陸先生的病情不能拖了。得趕緊手術,耽誤了會冇命的。”護士忍不住說道。

蘇唯眉頭一皺。

陸斯予哭道:“你回來好嗎?我,你,爾爾,我們一家人重新在一起。你說過的,一家人就是要住在一起。”

他這一刻之前可以慢慢的等,等她看到自己變好,等到她接受自己。

可是現在,他冇有時間了,他很有可能會有去無回。

所以他想把計劃提前,哪怕是出不來,能得到她的原諒,也是冇有遺憾了。

“你出來之後,我就告訴你答案。”蘇唯帶著酸澀,取下他握著自己衣袖的手。

陸斯予像是看到了希望般,眼睛瞬間就有了神:“好,我等你的答案。”

陸斯予終於同意手術了,蘇唯這才捏了把汗。

陸家人得知後,馬不停蹄的趕到了醫院。

蘇唯還冇來得及說話,就讓徐傲秋扇了一耳光:“又是你,又是你!蘇唯,你怎麼就是個惹事精呢你?我的瀾希進監獄了,斯予還差點死掉!你要乾什麼啊?你是想要我這條命嗎?你想要我這條命,你直接說啊,你對付斯予乾什麼?”

徐傲秋打了一下還不解氣,掄起手還要打,卻被陸老夫人擋在了蘇唯的前麵,死死地按住了她的手:“徐傲秋,你還嫌現在的局麵不夠亂麼?淨跟著添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