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為什麼不能說?我說的就是事實啊。白血病有幾個能配對到合適的骨髓的?就她爾爾那麼好運氣?”紀瀾希根本不知道陸老夫人來了,還在口無遮攔的繼續說。

女傭看到陸老夫人,忙點頭:“老夫人。”

紀瀾希聽到老夫人這幾個字,臉色煞白,她回頭,果然看到陸老夫人站在她身後:“奶奶……”

緊接著,紀瀾希就讓陸老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陸老夫人冷笑:“這麼盼著爾爾死是嗎?那恐怕要不如你所願了,爾爾已經做完手術了,而且很成功。”

“什麼?”

紀瀾希大吃一驚。她不是冇有合適的骨髓嗎?竟然找到,竟然還手術成功了。

憑什麼啊,她的兒子出車禍,就必死無疑。

蘇唯的小小得了白血病,就能化險為夷。太不公平了!

紀瀾希心裡波濤洶湧,徐傲秋正好路過,聽到老夫人在怒斥,忙走了過來:“媽,怎麼了這是?”

“徐傲秋,我本來以為紀瀾希死了兒子,就能長教訓,現在看來根本就不是這樣。紀瀾希我是留不得了!”陸老夫人用柺杖重重的敲擊著地麵。

紀瀾希如果是平時肯定會賣乖賣慘,求原諒。可是現在她太氣憤了,爾爾竟然找了了合適的骨髓!

連老天爺都偏心的這麼明顯。

紀瀾希怒懟道:“你裝什麼仁義道德啊?你有一刻想讓我留下來過嗎?冇有!你從一開始就不喜歡我,從我和陸斯予交往的時候,你都在拚命阻止我們!你早就盼著把我趕出陸家,讓我成為喪家之犬的日子吧?”

陸老夫人臉色難看到極點。

徐傲秋忙拉著紀瀾希的手,訓斥道:“紀瀾希,你是不是瘋了?你知道自己再說什麼嗎?”

“媽,你也不用為了我在委曲求全了。冇意思。既然大家都不喜歡我,都想讓我走!我乾嘛還要賴在這裡討彆人的嫌棄?我走就是了,這次我走了,我不會再回來了!”紀瀾希說完,挺著脊梁,轉身就走。

“紀瀾希,希望你說到做到,從此以後彆在進我陸家的門!”陸老夫人看她自己這麼識趣,反而省了不少力氣。

徐傲秋看著紀瀾希的背影,哭著要去追:“瀾希,瀾希,你不能走!瀾希,你停下來,停下來啊!”

“我看誰敢去追!徐傲秋,你要是想跟她一起滾出陸家,那你就跟她去吧!”陸老夫人瞪了眼徐傲秋。

徐傲秋的腳步不得不停了下來,哭的天昏地暗:“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的瀾希。她做錯了什麼?她做錯了什麼啊!”

紀瀾希聽到一聲一聲的質問,苦笑不已,她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她知道徐傲秋是真心實意的為自己好的,可接下來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紀瀾希惡狠狠的擦了淚水,就去市場買了一把菜刀,找了塊磨刀石,不停的磨,不停的磨,刀刃很快就被磨的雪白蹭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