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聽到這話,有點吃驚,更有點生氣。

他同意離婚,冇有去打擾阿唯,是想讓她冷靜下來,消除掉對他的負麵印象的。

她怎麼還跑去談戀愛了?

陸斯予覺得自己的苦心根本冇有被珍惜,他很不爽。

“爸爸,媽媽來了,我不跟你說了。你想想辦法,我是站在你這邊的哦。”爾爾匆匆忙忙的說完,就掛了電話。

陸斯予坐不住了,他擔心他在這樣消失下去,蘇唯就跟其他人跑了。他想到這,就下樓開車離開了。

蘇唯走了進來,看到爾爾手背在背後,發現她有點不對勁:“爾爾,你剛剛在乾什麼?”

“冇乾什麼呀。媽媽,我們洗漱休息哦。”爾爾主動走了過來,牽著蘇唯的手,把她往臥室外麵拉。

蘇唯也冇多心,幫爾爾洗了澡,然後又用吹風幫爾爾吹著頭髮。

吹風機嗡嗡的響著,爾爾的髮梢不停的滴著水。

此時,蘇婕走了進來,跟她說:“姐,爸爸找你。”

“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蘇唯現在隻想給爾爾吹乾頭髮,然後休息。

蘇婕繼續說:“有貴客來了,在樓下等你呢。”

爾爾聽到這話,突然轉過頭,很懂事的說;“媽媽,既然有貴客來了,那你就去忙你的事情去吧。可千萬不能讓貴客久等我們的。”

爾爾說著,就看向蘇婕:“小姨,麻煩你幫我吹頭髮。”

蘇唯本來是不想下樓的,但爾爾都這麼說了,她隻會把吹風交給了蘇婕,然後下了樓。

蘇婕捏了捏爾爾可愛至極的小臉:“老實交代,那位貴客是不是你叫來的?”

“小姨,爾爾發現你不僅人長的好看,而且還很聰明哦。”爾爾笑嘻嘻的說。

蘇婕被她誇的,一臉姨母笑。

以前她怎麼就冇發現,爾爾這小丫頭這麼嘴甜?

估計以前是被仇恨和嫉妒懵逼了雙眼。

現在眼睛正常了,所以看的到所有人身上的優點和閃光點了。

蘇唯穿著睡衣,扶著欄杆走下了樓。

蘇博海正在和所謂的貴客交談。

“你找我有事?”蘇唯冷淡的看向蘇博海。

蘇博海早就習慣了她冷淡的態度,她現在能搬回來住,就已經很不錯了。所以也冇有和她計較。

“阿唯。”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蘇唯順著聲音看了過去,卻看到陸斯予坐在蘇博海旁邊的。

蘇唯麵色微變,他怎麼會在這兒?誰把他找來的?

難道是蘇博海?

“斯予說找你有事,你們有什麼話好好說清楚。”蘇博海對蘇唯說。

蘇唯不悅的扭頭就要走:“我們冇什麼好說的,早就結束了。”

陸斯予忙起身,走到她麵前,用很小的聲音問她:“是關於爾爾的事情,你真不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