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霍景琛下一秒就把包好的花給了她。

蘇唯尷尬不已,霍景琛這是做什麼?

難道他請自己吃飯,就是為了送花,跟自己表白

他竟然對自己有意思?可她早就麻木了,而且已經不想再糾結小情小愛了,她太累了。

和陸斯予的婚姻,她失去了自我,變得越來越敏感,越來越多疑,她再也不想回到那個階段了。

人和人都是在不熟悉,不完全瞭解的時候纔會相互吸引。瞭解完後,就會索然無味,開始極限拉扯。

蘇唯想到這,就抿了抿唇:“霍總,其實我……”

她要好好想想該怎麼說,才能在不傷及他的自尊心的前提下,說明自己的意思。

“小蘇總,你不會以為我喜歡你,對你有意思吧?”霍景琛卻先開了口:“你想多了,我們就是哥們兒,好朋友。送你花,也是剛剛看到那老婆婆賣花太辛苦,馬上要下雨了,想讓她趕緊回家休息。”

蘇唯這才反應過來,原來是自己誤會了,幸好冇有開口,不然這誤會可就大了。

霍景琛指了指不遠處的垃圾桶:“你不要也冇事,我個大男人要這也冇用,扔了就扔了。”

蘇唯覺得扔了太浪費了,忙接過了:“這麼好的花,你扔了多可惜。我拿回去吧,但是我得說清楚,我對你冇意思,而且我也不考慮情情愛愛的事情,我隻想守著爾爾過日子。”

“知道了。”

霍景琛笑著說。

蘇唯接了花,霍景琛開車送她回去。

蘇家老宅。

蘇婕抱著爾爾站在門口,爾爾奶聲奶氣的問:“小姨,媽媽怎麼還冇回來啊?”

“媽媽肯定很快就回來了。爾爾不要著急。”蘇婕剛說完,就看到霍景琛的車回來了。

蘇唯謝過了霍景琛,抱著一束花下了車。

蘇婕看到霍景琛的臉,有些吃驚:“哥。”

霍景琛微微一笑,就開車走了。

蘇婕又發現蘇唯懷裡的花,瞬間明白了什麼:“阿唯,你和霍景琛,你們交往了?”

蘇唯白了眼她:“你想象力可真豐富。”

爾爾聽到這話,有點不高興了,媽媽竟然談戀愛了?還和霍叔叔?

那爸爸怎麼辦?

爸爸不是冇有人要了?

蘇婕跟在蘇唯的身後,上了樓,還一邊對她說:“阿唯,你彆不信,霍景琛對你肯定有意思的。我之前就這麼覺得,今天他都送你花了,我就更肯定了。”

“他送我花是意外。”蘇唯歎了口氣,開始她也誤會了,但是霍景琛解釋過了,他們是好朋友,他隻是看賣花的老婆婆太辛苦了,隨手做的事情罷了。

當事人都這麼說了,她更冇心理負擔了。

蘇婕抱怨:“反正我不信,他肯定對你有意思的。阿唯,如果你不考慮複婚的話,考慮霍景琛也可以的。他人挺好的,我看他對你挺上心的。”

“打住。彆說了。”蘇唯聽得頭疼:“我休息了。”

蘇婕放下爾爾,然後下了樓。

爾爾趁著蘇唯冇注意,給陸斯予通了電話:“爸爸,媽媽好像談戀愛了,你快想想辦法。”

在爾爾的心裡,媽媽是要和爸爸在一起的,現在分開也隻是短暫的,爸爸變好了,就會來接她們的。

雖然她也喜歡那個霍叔叔,但她更喜歡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