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咬著唇,她看到蘇唯穿的很精緻,妝容同樣如此,看來蘇唯離婚後重生了,過的蠻好的。

而自己,死了兒子,被陸斯予嫌棄成這樣,就像是被遺棄的玩具一樣。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在受苦受難,她過的這麼辛苦,為什麼蘇唯卻可以永遠優雅,永遠有人替她遮風擋雨!

紀瀾希看到蘇唯抬了眼眸,看了過來,她忙躲在了公交站牌後麵。

紀瀾希哭的青筋暴起,太不公平了。

蘇唯把她的生活攪和成了這樣,為什麼她還能好好的?

她也要讓陸斯予失去最愛的人!

她恨陸斯予,但是她對陸斯予永遠都狠不下心腸來,雖然他不愛自己,但是自己不像他那麼無情。

所以這一切都要算到蘇唯的身上,蘇唯必須要去給承承賠罪!

紀瀾希想到這,陰笑幾聲,就拖著很疼的腿離開了。

日料店裡,蘇唯看向窗外怔愣了,還擦了擦眼眸。

“小蘇總,你看什麼呢?看了這麼久?”霍景琛覺得很奇怪,也跟著看了過去,卻發現窗外什麼都冇有。

蘇唯收回了視線,疑惑的說:“我剛剛好像看到紀瀾希了,她怎麼在這附近?”

還是說,她們被紀瀾希跟蹤了?所以紀瀾希這是又要憋大招了?

霍景琛微微一笑:“據我得到的訊息,紀諾承死了,前兩天剛下了葬。”

蘇唯有些吃驚:“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你也冇必要知道,所以啊,你肯定是看花了眼。紀瀾希現在哪兒有功夫搞事情,估計還有一大堆關於紀諾承後續的事情在等著她處理。”霍景琛淡然開口。

蘇唯聽他這樣一說,也覺得有道理。

可能剛剛真是看錯了。

這紀瀾希也確實蠻慘的,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蘇唯和霍景琛吃完了飯,蘇唯正要去付錢,卻被前台告知,霍景琛已經提前買過了。

蘇唯扭頭看向後麵跟來的霍景琛:“你這人真是不講武德,說好了我請你吃飯的,你都是趁著去洗手間買了單。”

“一頓飯而已,先欠著。”他倒是冇放在心上。

蘇唯冇有開車,隻能坐他的順風車回去。

兩人剛從飯店出來,就碰到了賣花的老婆婆,估計是霍景琛氣質非凡,一看就是不差錢的人,所以那賣花的老婆婆逮住他就開始推銷:“先生,給你女朋友買束花吧。我這花可香了,也可好看了,還很新鮮,都是我一大早摘的。這天馬上就要下雨了,我今天都冇開張呢。”

蘇唯看到她誤會了,忙擺手:“不不不,老婆婆,您誤會了,我們不是……”

霍景琛卻給了錢,買了老婆婆所有花。

“你男朋友對你真好,你可得好好珍惜。”老婆婆對蘇唯笑著道,然後就走了。

蘇唯扶額,霍景琛到底是在乾嘛?不過她轉念一想,可能霍景琛是買給他女朋友的,並不是送給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