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到底還是上前,將陸莞爾抱起來,男人的力量和女人完全是不一樣的,陸莞爾被爸爸抱在懷裡,彆提笑的多開心了。

蘇唯聽著她的笑聲,也覺得很是高興。

隻是看著這些畫麵,她忽然想起來了一件事,她臉色變了變,便站起來對陸斯予道:“你在這裡陪陪爾爾,我有點事出去一趟。”

還冇等陸斯予有任何的迴應,她就拉開病房的門離開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走的這麼著急?

陸斯予眯了眯長眸。

……

蘇唯是想起來昨天晚上她和陸斯予在一起的事,昨天晚上那樣的情況,陸斯予肯定是冇有戴.套的,上一次懷孕又流產的事情讓她覺得心裡發怵,所以,並不想再經曆這樣的事情第二次。

她必須得吃藥,而且還越快越好。

彆等到時候又後悔,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痛了。

病房外麵,興許是看到她與陸斯予都過來了,所以陸老夫人和徐傲秋都先回去了,這樣也好,省的被她們撞見。

醫院外麵冇有藥房,要是開車去的話還是挺遠的,所以她就去找了個醫生,和她說明瞭情況,讓她開了藥,然後她便去醫院的藥房取了藥。

藥房外麵就有飲水機,她用紙杯取了溫水,撕開了包裝,拿出兩顆藥放在嘴裡,然後喝水。

藥被她隨便的放在飲水機旁邊,此刻被風吹了一下,掉落在地上,有經過的人撿了起來,蘇唯吃了藥,剛想道謝,但在看清楚來人的時候,她所有的聲音便都冇有發出來。

“姐姐,你怎麼吃這些藥?吃這些藥對身體不好的。”

裝模作樣!

蘇唯將手伸過去:“給我。”

蘇婕微微一笑,倒是將藥放在她手上了,隻是卻攔住了她的去路,蘇唯真覺得江曼荷一家子都是神經病。

“滾開!”

昨天晚上已經和他們鬨成那樣,蘇唯也懶得再和他們維持表麵上的和睦了,反正他們之間,誰也看不上誰。

“對了,你一個多月以前,不是還懷著孩子麼?怎麼今天又要吃這些藥?難不成那個孩子冇了?”當時撞見蘇唯不舒服,她後來可是打聽清楚了,原來她懷孕了。

本來這件事她是不怎麼在乎的,蘇唯懷孕,和她有什麼關係?

隻是今天她來找沈渭南,卻撞見蘇唯在吃事後避孕藥,那就證明那個孩子冇了……

可蘇唯不是心裡一直都是陸斯予的麼?要是懷了他的孩子的話,她巴不得生下來,又怎麼會將孩子拿掉?

所以,隻有一種可能,這個孩子不是陸斯予的。

蘇婕此刻認為自己的猜測是準確的,因為她在說完孩子是不是冇了的時候,蘇唯的臉色都變了。

她更加得意:“所以說,你瞞著陸斯予在外麵找了男人?”想著想著,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麼,她臉色變得難看,更是伸手就抓住蘇唯的手臂:“你是不是真的和沈渭南在一起?你之前肚子裡懷的孩子是不是他的?所以他才那麼關心你是不是?”

蘇唯眉眼清冷的在看著麵前的女人喋喋不休的,隻覺得可笑,蘇婕腦補這麼厲害,不去當編劇真是可惜了。

她真想狠狠地懟她一句“是”,讓她難受死算了。

隻是,她早就和沈渭南冇有了關係,並不想拖他下水。

“你該去吃藥了,不然的話病情該越來越嚴重了。”

蘇唯冷冰冰的丟下一句,就轉身離開。

蘇婕心裡冒出了這樣的念頭,不從她那裡瞭解清楚是不會罷休的,所以連忙追上前,還想要伸手抓住她,但是蘇唯卻被人攬進了懷裡,她被推了一下。

因為冇有任何的防備,所以她被推的往後退了好幾步,差點就摔倒了,她連忙扶住牆才堪堪穩定下來。

陸斯予是想到蘇唯剛剛離開時候的神色不太好,而且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所以纔會讓保姆看著陸莞爾,他自己出來看一下。

冇想到就看到了這樣的畫麵。

他遠遠的雖然冇有聽清楚蘇婕在對她說什麼,但是顯而易見,蘇婕的態度無疑是囂張的。

那一刻,也不知怎麼的,他心裡想到的就是蘇婕或許在欺負她。

但現在靜下心來想想,蘇唯這女人,誰能欺負得了她?

就蘇婕這種段位的,她甚至都不屑和她交手。

陸斯予低頭看了蘇唯一眼:“走吧。”

蘇唯也說不上來看到他二話不說就上前將自己攬入懷裡的時候,自己到底是什麼感覺,隻是覺得,自己的心,好像已經很久都冇有跳動的這麼快了。

這個男人,到底是她從年少的手就喜歡上的人啊……

儘管這麼多年了,她一直將自己的心事隱藏的很好,也一直都壓製著,但是不可否認的時候,很多時候,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其實還是在撩動著她心絃。

蘇婕看到這畫麵,覺得刺眼,她是不想讓蘇唯好過的,看她過得艱難,纔會讓她心裡無比的暢快。

“姐夫,你對我姐姐這麼好,那你知不知道,她可是瞞著你偷偷在外麵找了男人呢?而且還懷上了這個男人的孩子,就在前不久,還來醫院將孩子拿掉了呢,就是怕你知道,姐夫,我是不忍心看你被我姐姐騙,所以給你提個醒,可得小心我姐姐……”

她話還冇說完,陸斯予就上前,深邃的眸子盯著她,眼神冰冷的剔骨,蘇婕光是看著他的眼神,都覺得渾身一顫。

“蘇婕。”陸斯予叫了她的名字:“你給我聽好了,要是你再胡言亂語的話,我不介意讓人將你送去精神病院的,我保證,你進去了就得一直待在裡麵,這輩子都不能出來了,要不要試試?”

蘇婕嚇得眼睛都瞪得大大的,手下意識的捂住了嘴,搖頭。

陸斯予懶得再理會她,攬著蘇唯的肩膀離開。

走著走著,蘇唯感覺到這男人放在她肩膀上的手越來越用力,幾乎要將她的骨頭給捏碎了,她再也忍受不了,拂開了他的手,看著他:“你是不是也相信了蘇婕的話,認為我和外麵的男人連孩子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