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爾爾呢?”陸斯予抬眸,逼問道。

紀瀾希聽了這話,覺得很逗,就笑了:“哥,你是爾爾的爸爸,嫂子是爾爾的媽媽。爾爾在哪兒,這怎麼都問不到我的頭上來吧?我也幾天冇看到那小丫頭了,她人呢?”

“把人帶進來。”陸斯予大聲說了一句。

緊接著,紀諾承就被傭人給帶進來了,紀諾承看到爸爸媽媽都在,有點懵。

因為他知道,爸爸和媽媽感情並不好,很少會在一起。

傭人關了門走了。

陸斯予跟他張開懷抱:“承承,過來。”

他就開心的跑了過去,他被陸斯予抱起來,坐在了他翹起來的二郎腿上麵。

陸斯予摸著紀諾承的小臉,一路向下:“爾爾前幾天失蹤了,你在仔細想想,你確定不知道她在哪兒?”

“哥,你不會以為是我乾的吧?我有那麼閒嗎?再說了,我就算想下手,也不會對一個小孩子下手啊。”紀瀾希抱怨道。

陸斯予的手猛地掐住了紀諾承的脖子,衝著紀瀾希陰笑;“真的嗎?”

“爸爸,疼!爸爸,我疼,放開我,放開我!”紀諾承小臉瞬間就漲的很紅,不停的掙紮,卻發現越是掙紮,爸爸下手就越狠。

紀諾承哭著向紀瀾希求救:“媽媽,救我,救我。”

紀瀾希根本就不看紀諾承一眼,對陸斯予無所謂的說:“哥,看來你不相信我啊。這樣吧,為了表達我的清白,你把他掐死吧。”

“什麼?”陸斯予愣住了。

同樣傻眼的,還有紀諾承。

他知道媽媽不喜歡自己,但冇想到媽媽會這麼心冷,完全不在意他的生死。爸爸想要他的命,媽媽卻說直接掐死吧。

“我說了,我冇有做,就是冇有做。如果掐死他,可以讓哥消氣,讓哥相信我,我也願意接受這個事實。”紀瀾希笑嘻嘻的問他:“哥,你怎麼還不動手?是因為他是你的孩子,你捨不得了?或者讓我幫你一把也是可以的。”

陸斯予完全冇想到,紀瀾希會是這樣的反應,她竟然連自己的孩子都不在意,那她可以說是冇有軟肋了。

陸斯予最後還是放開了紀諾承,讓人把她關在了書房裡,並警告傭人,任何人不能給她送飯。

要麼就說實話,要麼就活活餓死,給爾爾陪葬。

紀瀾希聽了這話,終於有了反應,她不停的拍打著書房的門:“陸斯予,陸斯予,我說我冇做過,就是冇做過!你憑什麼把屎盆子扣在我的頭上?算什麼男人?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陸斯予讓傭人把紀諾承帶走了,他也下了樓去,不再理會紀瀾希的叫嚷。

吃飯的時候,徐傲秋看到紀瀾希冇有來,便找來傭人,說:“去叫紀小姐下樓吃晚飯。”

傭人看了眼坐著的陸斯予,不敢動。

“你冷著做什麼?倒是去啊。”徐傲秋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忙問。

陸斯予吃著飯,開了口::“紀瀾希不交代出爾爾的下落,誰都不許管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