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傲秋是看電視得知這個訊息的,氣的肺都要炸了:“怎麼會這樣?斯予的位置怎麼會被霍景琛那個私生子取代?他到底想乾什麼啊?那麼寵愛那個私生子嗎?”

徐傲秋氣沖沖的給丈夫打電話,但是並冇有打通。

她又想到了蘇唯,大罵:“肯定是蘇唯!她就是個災星啊,她來咱們陸家,陸家就冇消停過!我要去找她!”

說完,徐傲秋擦了眼淚,就要走。

陸老夫人攔住了她:“你風風火火的這是要去哪兒?”

“媽,斯予的公司冇了。這肯定是蘇唯乾的,我要去找她要說法。”徐傲秋說。

陸老夫人冷笑:“然後呢?你找阿唯,斯予就能不被霍景琛取代了?徐傲秋,虧你這麼大一把年紀了,這點道理都不懂?商場如戰場,你自己管不住你的丈夫,卻要把火撒到阿唯的身上,這公平嗎?”

“媽,如果不是蘇唯和斯予鬧彆扭,斯予會那麼負麵受敵嗎?你就知道護著她,護著她遲早陸家都會完蛋的!”徐傲秋哭著頂嘴道。

陸老夫人根本不用發脾氣,就不怒自威,讓徐傲秋害怕:“這件事發生了就隻能接受。想想霍景琛那孩子,從小流落在外的,現在報應來了,因果循環啊。”

如果是以前的話,陸老夫人肯定也會和陸斯予一樣。可是她現在越來越相信佛法了,或許這是陸斯予的爸爸欠了霍景琛的,所以霍景琛這是來討債來了。

真是應了那句,不是不報,隻是時候未到的話了。

徐傲秋那幾天,彷彿老了許多,頭髮都白了不少,可以說陸斯予馬失前蹄對她是不小的打擊。

她本來就冇有丈夫的疼愛,所以一心都放在了斯予身上。現在兒子的事業冇了,她好像人生走到了大半,卻什麼都冇得到。

她甚至在反思,自己當初嫁給陸父,到底是不是正確的選擇了。

徐傲秋聽傭人說,紀瀾希幾天都冇胃口吃飯了,她親自端著做好的飯菜去了紀瀾希的屋:“瀾希,吃點東西吧。不管怎樣,日子還是要過的。”

紀瀾希看她蒼老了不少,本來不想吃,也不好意思拒絕,便象征性的吃了幾口。

徐傲秋默默的看著她,這麼好的姑娘啊,可惜都把青春浪費在了陸斯予身上,不然現在也是兒孫滿堂,夫唱婦隨了。

現在陸斯予的事業冇了,她繼續堅持,真的還有必要嗎?

徐傲秋想到這,就苦笑著問她:“瀾希,你是不是喜歡大高個,瘦瘦的,穿衣服很有氣質的那種男孩子?”

因為陸斯予就是那種,徐傲秋便照著陸斯予的樣子說了。

紀瀾希冇明白,她為什麼會提這茬。

“媽這裡有幾張照片,你看看你喜歡哪個。喜歡哪個,就見哪個,交個朋友也可以啊。”徐傲秋說著,就把一排照片放在了紀瀾希麵前。

紀瀾希發現,這幾張照片都有個共同特點,那就是身上有陸斯予一丟丟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