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爸,你怎麼不說話呢?是不是覺得我做的還不夠好?如果我做的還不夠好,你可以告訴我的,我會繼續努力。”紀諾承搞不懂陸斯予什麼意思了,為什麼他聽到自己考了一百分,會是這樣的反應?

那麼冷冷冰冰的反應,好像自己跟他都冇有半毛錢的關係。

陸斯予看都冇看他一眼,像是把他當成了空氣一樣忽略了,陸斯予讓保姆帶著他進去。

“爸爸,你為什麼不看我一眼?你就那麼討厭我嗎?”紀諾承委屈的眼淚都出來了,可是他明明什麼都冇做錯,難道僅僅因為他的媽媽是紀瀾希?

他的媽媽得不到爸爸的寵愛,所以就連帶上了他。

陸斯予轉身就走了,根本不願意回答紀諾承的質問。

紀諾承傷心的抽著小小的鼻子,保姆最開始也是看不上他的,現在倒是覺得他可憐,忍不住拿軟話安慰他:“承承,你爸爸不喜歡你又不是一天兩天了,乾嘛非要問一個答案呢?你好好努力,每天進步一點點,到時候驚豔他不就好了?”

紀諾承有點迷茫了,他在努力好像都冇有用,因為爸爸連看他一眼都不願意了。

爸爸和媽媽都很難討好,不管他做什麼,都不對。

紀諾承被保姆牽著小小的手,一同進了幼稚園。

陸斯予剛回到家裡,就看到家裡出現了一個讓人討厭的背影,不用看正麵,他就覺得憎惡:“是你?”

“哥,你可回來了。媽給你打電話,你也不接。媽真的很擔心你,今天晚上一起回去吃飯吧。吃了飯,你又回來。”紀瀾希倒是很想念陸斯予,她連說話的語氣,語調,姿態都在腦海裡練習過無數次了。

可是她回過頭髮現,陸斯予並不想看到自己,他的討厭就是明晃晃的直接掛在臉上,根本不會考慮到她的感受。

“我已經和她斷絕關係了。你走吧。”陸斯予坐了下來。

紀瀾希心裡一揪,但她還是厚著臉皮,笑著走到他跟前坐下:“哥,都是一家人,哪兒有隔夜仇啊?您不要再鬨了,好不好?”

“我們為什麼鬨得這麼僵,彆人不清楚,難道紀瀾希你也不清楚?”陸斯予看到她就反胃,自然也冇什麼好話。

紀瀾希愣住了,她又開始哭的很無辜:“我就知道,哥你也冇有原諒我。我知道錯了,而且我也遵守了承諾,冇有再來打擾你們了啊。哥,你為什麼非要抓著我的小辮子不放?”

陸斯予聽到她的哭聲,就腦仁疼,他知道紀瀾希纏著自己的目的是什麼,無非是看上了自己的權勢而已。

他把今天的報紙,扔到紀瀾希麵前:“你看看這個吧。”

紀瀾希很懵逼的撿起了報紙,看了之後,都傻眼了,報紙上登的是陸斯予下馬,霍景琛取而代之的新聞。

“我現在已經不是陸氏集團的繼承人了,你纏著我什麼都得不到。可以走了嗎?”陸斯予抽著煙,很煩的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