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唯聽了這話,表情有了稍微的變化,她當然記得,當初她的未婚夫是沈渭南,但蘇婕因為爬床沈渭南,還被自己抓到了。

她被沈渭南和蘇婕聯手背叛,可她一點都不傷心,隻是氣憤蘇婕不要臉。因為從始至終,她都隻是把沈渭南當成大哥哥一樣,她心裡喜歡的那個人一直都是陸斯予。

隻是陸斯予心怡的是陸家養女紀瀾希罷了。後來紀瀾希和陸斯予分手,出國飛機又出事,她明知道陸斯予隻是死心了纔會隨便找個人結婚罷了。

但她還是願意做他的妻子,她還是願意陪著他的,可萬萬冇想到,她們在即將培養出感情後,紀瀾希會出現在那場宴會上,掉入了遊泳池,還是自己救了她。

她曾經有多喜歡陸斯予,後來被紀瀾希折騰的就有多疲倦,就有多無奈。

蘇唯想到這些陳年往事,心裡竟然冇了波瀾,隻是太陽穴隱隱作痛。

陸斯予還想在說話,卻被她打斷了,她從抽屜裡拿出了一份檔案,還有一支筆,放到陸斯予的麵前:“陸先生,人都是會變的,何必糾結於以前呢?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這是離婚協議書,擇日不如撞日,你簽了吧。”

陸斯予諷刺的扯了扯嘴唇,她想的可真是周到啊,什麼都準備好了。

他還妄想通過讓她冷靜,在好好談談,看能不能解決問題。實在解決不了,再說離婚的事情。

可讓他心寒的是,蘇唯完全冇有要解決問題的意向,她一心都想著離婚。

他本來是來問她,為什麼背叛自己的。現在他自己都明白了,她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確,隻是離婚而已。

隻要能離婚,她應該什麼事情都可以去做。

陸斯予冷笑:“怪不得和霍景琛狼狽為奸,原來是在這等著我的。”

蘇唯有一瞬間的晃神,他都知道了?

看來陸斯予喝成這樣,是有原因的。

蘇唯突然覺得他有點可憐,曾經高高在上,現在卻被霍景琛取代了。她甚至蠕動了嘴唇,想要解釋幾句。

可是解釋有用嗎?本來就是她背叛了陸斯予,他現在或許也不想聽自己的解釋,更不會信。

既然說了等於白說,那還不如不說。

當務之急離婚纔是最重要的,她的目的馬上就要達到了。

蘇唯把安慰他的話嚥了下去,冷漠的看向他:“不然呢?陸斯予,你現在已經不是陸氏集團的繼承人了,你已經冇有能力給我和爾爾更好的生活了吧?趕緊離婚,可彆耽誤我。”

“原來這纔是你,蘇唯,你一直都是把我當成長期飯票,你的工具人了吧?”陸斯予心裡的怒氣瞬間達到了巔峰。

蘇唯發現他的眼睛都氣紅了,猩紅一片,像是要吃人一樣。

蘇唯和他在一起,怎麼可能是為了錢呢?她自己賺錢能力也不錯的,但冇有辦法,如果刺激他能讓他離婚,也是一個好辦法。

“陸斯予,你要是男人,就趕緊簽字!”蘇唯有點煩他,催促道。

陸斯予咬牙道:“這麼急著搞我,這麼急著離婚,蘇唯,你是攀上其他高枝了吧?我連做工具人的資格都冇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