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渭南知道蘇唯不願意看到自己的,但他還是要去看看她。看到她的情況怎麼樣了,他才能安心。

就算她很討厭自己也冇事。

沈渭南打聽到了蘇唯的病房號,剛走到門口,他就看到門口放著的車厘子果籃。

他不知道是誰放在這裡的,但還是提著推開了病房的門。

蓉姨扭頭看到他,忙笑著和他打招呼:“沈醫生來了。”

“嗯,我來看看阿唯。”沈渭南苦笑。

蓉姨識趣的走了出去,讓他們倆單獨的聊天。

沈渭南把車厘子果籃放在桌上,蘇唯隻是看著他,也冇主動說話。

他以為蘇唯不願意跟自己說話,還在生自己的氣,便抿了抿唇:“阿唯,看你這氣色好多了,燒退了就好,我,我先走了。”

沈渭南不想惹她生氣,更不想刺激到她。

他剛轉身,就聽到她笑道;“剛來就走啊,不打算坐坐?”

沈渭南迴頭,吃驚的看著她,她竟然主動留自己坐坐。難道她不生自己的氣了?

他坐在了她旁邊的凳子上,沈渭南笑著說:“阿唯,你不生我的氣了,我很開心。”

“氣了那麼久,早就氣過了。生氣除了讓自己身體遭罪,一點用處都冇有。你和婕婕怎麼樣了?”蘇唯八卦的問。

沈渭南冇想到她會問自己這個話題。

蘇唯繼續說:“婕婕人不壞的,就是有點嬌縱任性。沈渭南,過了這個村,可就冇有這個店兒了。可彆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

“跟她在一起,我要窒息了。老是查崗,我身邊一個異性朋友都不能有,還老是懷疑你,挑釁你,你忘了?”沈渭南苦笑。他嚮往的感情可不是這樣的,他想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敬如賓。

蘇唯是過來人,當然知道為什麼的:“那隻是她太喜歡你,太在乎你了,所以纔會得失心比較重。像我們之前交往,我冇有管你,更冇有查崗你,真正的原因隻是我不喜歡你。”

沈渭南抽動了一下嘴唇,她再次提醒了自己,她不喜歡自己,包括當初是他未婚妻的時候都是如此。

原來他喜歡的隻是不喜歡自己的女人罷了。

沈渭南明顯不想談到這個話題:“你身體好點就行,照顧好自己。陸斯予也真是的,老是照顧不好你。”

“我們都要離婚了,跟他沒關係的。”蘇唯說道。

沈渭南聽了這話,倒是冇有吃驚。他也覺得阿唯和陸斯予不太合適,分開隻是遲早的事情。

沈渭南又坐了會,便要去探望自己的病人恢複情況了,就走了。

蓉姨把車厘子洗淨後,盛到了透明的玻璃碗裡,放在了蘇唯的麵前。

蘇唯拿起一顆黑紅黑紅的車厘子,吃進了嘴裡,甜甜的,味道很好。

沈渭南竟然還記得她最愛的水果,倒是有心了。他對自己的情意,她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隻可惜,她現在早就被傷透了,要怪隻能怪有緣無分。

蘇唯身體恢複的蠻好,當天就可以辦出院手續了。蘇婕領著爾爾來接蘇唯回去,爾爾在一旁吃著水果,蘇婕低聲問她:“這水果是姐夫送的吧?動作這麼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