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冇事。隻是覺得人都是到即將失去的時候,才知道珍惜。以前冇有珍惜和爾爾在一起的日子。”蘇唯苦笑道。

她和陸斯予都要離婚了,她隨時都可能會收到一份離婚協議書。她並不是捨不得陸斯予,而是擔心以後不能經常看到爾爾了。

她自願放棄爾爾的撫養權,就算她爭取,以她的經濟條件怎麼可能爭的過陸斯予?

蓉姨知道少奶奶在擔心什麼,便忍不住勸:“少奶奶,您若是捨不得爾爾小姐,何不和陸先生和好呢?和好了就不會有這些問題的。我聽說陸先生已經搬出來一個住了,他和太太已經冇有往來了。”

“蓉姨,我們回不去了。所以,這些話以後不用再說了。”蘇唯抬眼,看向她,慘笑。

在她去醫院,和紀瀾希當麵對質,他放棄和自己回家的時候;在她要求為紀瀾希請護工,他執意要親自照顧的時候;在她被潑臟水是害人凶手,他不相信自己的時候,她們就已經回不去了。

以前她覺得,隻要他讓自己看到決心,看到他的改變,她們就能破鏡重圓。可是,她那時忽略了一個問題,即便是重圓,破鏡也是有裂痕的。

她們吵了這麼多次,鬨了這麼多次,夫妻本該有的信任早就土崩瓦解了。所以紀瀾希纔會輕而易舉的能插入她們之中,興風作浪,挑撥離間。

但凡陸斯予相信自己一點,堅決和紀瀾希劃清界限,她們之間是不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步的。

蘇唯想到這,心裡更加壓抑。

她把大好的時間,都浪費在了陸斯予這個男人身上了,而她並冇有收穫到應有的回報,應有的幸福。

蘇家老宅。

爾爾親了一口蘇婕,笑嘻嘻的:“小姨,我也愛你哦。”

蘇婕開始還覺得她們母子倆真是矯情,整天愛來愛去的,可現在她才感覺到其中的樂趣。

蘇婕摸了摸她可愛的小腦袋:“乖,小姨也喜歡你。你在這裡等著,小姨去打個電話。”

蘇婕開始覺得,她不該管阿唯的閒事,可她今天去了醫院發現,阿唯雖然嘴巴上很冷漠,但還是冇放下陸斯予的。

因為蘇婕記得阿唯說過的一句話,她隻喜歡了一個人,阿唯冇有說名字,蘇婕也猜的到那個人是陸斯予。

既然相愛,為什麼還要這麼擰巴?有事情不說清楚?

蘇婕去陽台,打給了陸斯予。

陸斯予自從和蘇唯吵架後,自從得知自己的孩子冇了後,就整天用工作來麻痹自己。

因為他隻要一停下來,就忍不住的會傷心,會難過。

阿唯就像是個影子一樣,很難從他的腦子裡拿走。

叮叮叮。

手機響了起來,陸斯予直接接了電話,卻聽到蘇婕的聲音在那邊出現:“姐夫,你是不是和我姐吵架了啊?小兩口床頭吵架床尾和呀,我姐發高燒了,現在在醫院。你趕緊去看她呀,現在正是她需要關心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