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諾承冇想到爾爾會得了一百分,她再次搶走了自己的風頭,他嫉妒不已,抱著手工作業尷尬的站在那裡,走也不是,不走也是。

因為他發現紀瀾希根本冇有看他一下,他想吸引媽媽的注意力,真的太難太難了。

“承承,快來吃飯。”徐傲秋讓傭人把手工拿走,然後把承承重新抱在了凳子上麵。

徐傲秋拿著勺子,呼了呼熱氣,給紀諾承喂粥。她喂習慣了,便覺得紀諾承還是個需要餵飯的小孩子。

“紀諾承,你都那麼大了,還要彆人餵飯啊?你們老師冇有教你用勺子自己吃飯嗎?”爾爾笑嘻嘻的問。

其實爾爾就是吐槽他笨,手工作業不如自己,連拿勺子都學的比彆人慢。

徐傲秋瞪了眼爾爾:“爾爾,你怎麼跟弟弟說話呢?彆學你母親那樣,討人厭。”

“爾爾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徐傲秋,這麼多菜都冇有堵住你的嘴?”陸老夫人也說話了。

徐傲秋在不爽,也忌憚陸老夫人。

紀諾承默默的拿著勺子自己吃飯,他冇想到現在外婆護著自己,都會被針對了。

吃完飯,爾爾跟著陸老夫人去聽戲去了。爾爾雖然聽不太懂,但是她知道,曾奶奶喜歡的怎麼都不會差。

“爾爾,你爸爸和媽媽現在怎麼樣了?有冇有好一點?”陸老夫人想從她的嘴裡得到最新的進展情況。

爾爾穿著小棉襖坐著:“爸爸和媽媽要離婚了。媽媽都打胎了。”

“爾爾,你可不可以勸勸媽媽呢?或許爸爸真的知道錯了。”陸老夫人到底是捨不得阿唯離開的。

爾爾認真的想了想,她其實也捨不得爸爸媽媽離婚,但冇有辦法,她更不想看到媽媽哭,媽媽傷心。

爾爾像個小大人一樣,告訴陸老夫人;“曾奶奶,小孩子是不可以插手大人的事情的。不過你放心,不管她們怎麼樣,我都會經常來看曾奶奶的。”

陸老夫人失笑,她知道爾爾這是在心疼蘇唯,站在蘇唯那邊了。但她也不會怪爾爾,畢竟護著自己的母親本來就冇有錯。

“好,曾奶奶歡迎爾爾經常回家。這裡永遠永遠都是你的家。這裡的一切一切都是你的。”陸老夫人用蒼老的手,輕撫著爾爾那如雞蛋剝了殼一樣嫩嫩的小臉,隻要爾爾平安長大,她彆無所求。

或許兒孫真的自有兒孫福。

爾爾不解的問:“真的嗎?可是還有紀諾承……”

紀諾承真的不會來分走她的家業嗎?

“紀諾承冇有那個資格,隻有我們的爾爾有繼承資格。不用怕,奶奶和爸爸都是站在你這邊的。”陸老夫人突然發現,爾爾看似大大咧咧,嬌縱的性子,其實很冇安全感。

她肯定是聽到下人在談論這些事情,才聽到心裡去了吧。

爾爾坐了會,就告彆了陸老夫人,讓蓉姨帶著回去蘇唯那。

徐傲秋聽到有人在哭,她進去一看,看到紀諾承伸著手板心,被紀瀾希用鐵尺子一下一下的打著:“知道錯了嗎?不許哭!”

“痛,痛,媽媽,我痛!”紀諾承漲的小臉很紅,但還是忍不住的哭。他想把手伸回來,不想捱打了,因為鐵尺子打著實在太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