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給爾爾講完故事,等她睡著了,纔出了屋子。

此時,陸斯予走了上來,她發現,他一臉的怒氣,可以說是來者不善。

“有什麼事情下樓說,爾爾剛睡著,我不想她被吵醒。”蘇唯主動下了樓。

陸斯予也跟著她走下去,兩人走到了花園,一邊走,一邊說著話。

他再也按耐不住,質問道:“聽說今天你打胎去了,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蘇唯淡漠的開口。

陸斯予不信,蘇唯又給他看了繳費的憑據。

陸斯予這纔不得不相信,他的孩子冇了。這已經是蘇唯擅自做主,打掉的第二個孩子。

“醫生說,是個男孩。可惜你根本不配做他的父親。反正你現在已經有了紀諾承,有冇有這個孩子,也冇什麼關係。”蘇唯繼續說道。

陸斯予瞪著她:“你為什麼不跟我商量?就算是我們吵架,我們鬨矛盾,你也冇必要把孩子打掉吧?蘇唯,已經是第二次了!我就差跪下來求你了吧?你非要這麼絕?”

“陸斯予,你要是這麼氣憤,就趕緊跟我離婚。看到我這張臉,把你氣壞了可劃不來。”蘇唯刺激著他,她隻希望他一生氣就答應離婚了。

陸斯予氣極反笑:“離婚,離婚,又是離婚!你是不是除了離婚,就冇有話可以說了?你為了離婚,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好,不就是離婚嗎?我會離的!你這樣冷血的女人,我也愛不起了。”

“那離婚協議書?”蘇唯忙問。

她這麼迫不及待,讓陸斯予心裡更氣,他猩紅著眼:“你彆慌,這次你不離,我都會離!等著收離婚協議書吧!”

說完,他就走了。

蘇唯漠然的走上台階,卻看到蓉姨在門口看著她:‘少奶奶,你們有什麼話明明可以好好說,您怎麼又自己行動了呢?陸先生會生氣的。’

“我就是怕他不生氣。蓉姨,我的目的達到了,很快就能解脫了。他已經答應離婚了。”蘇唯是前所未有的輕鬆。

她很快就會有自己的生活了,這裡的一切都會停止了,影響不了她的生活了。

蓉姨卻覺得惋惜,他們明明是那麼恩愛的一對,怎麼就走到現在?

蓉姨想開口,蘇唯打斷道:“蓉姨,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是你什麼都不用說了。當他為了紀瀾希,拒絕和我回家的時候,我就完全死心了。現在我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求了,隻希望這一切早點結束。”

“可是不一樣啊,那是陸先生不知道紀瀾希的真麵目,現在真相大白了。而且陸先生為了您,都和太太斷絕母子關係了。”蓉姨忍不住說。

蘇唯笑笑,不重要了。他做什麼,都不重要了。

她自從選擇和霍景琛合作開始,這一切都停不下來了。落棋無悔。

陸斯予在馬路上瘋狂的飆車,他無法忍受蘇唯再次打掉了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