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怎麼在醫院?”蘇唯不想和她談論這個問題,便轉了話題。

蘇婕說:“我來醫院來體檢報告嘛,看到一個背影很像你,結果還真是你。”

蘇婕覺得蘇唯流產了,需要大補,非要拉著她回蘇家吃飯。

蘇唯本來不想去的,但蘇婕太熱情了,熱情的讓她招架不住。

江曼荷看到蘇唯來了,也有些欣喜:“阿唯來了?”

“媽媽,姐姐身體比較虛弱,您讓廚房弄點有營養的東西給她。”蘇婕告訴江曼荷。

江曼荷點點頭,就去了廚房。

夜裡吃飯,蘇博海、蘇致遠還有霍景琛都來了。

蘇婕給蘇唯夾菜,不小心說漏嘴:“姐,你剛流產,多吃點。”

“流產?阿唯,你怎麼會去流產呢?”蘇博海麵色大變,看向了吃飯的蘇唯。

蘇婕這才發現說錯話了,不安的看向蘇唯。

蘇唯跟她搖搖頭。

江曼荷也擔心的問:“阿唯,到底出什麼事情了?你可要跟我們商量啊,不要自己做決定。”

“我要離婚了。”蘇唯麵無表情的吃著飯:“流產不是很正常?”

蘇博海很生氣,吹鬍子瞪眼:“離婚?蘇唯,你在乾什麼?斯予對你不好嗎?你非要離婚?離婚了,你還能找到那樣好的人家?看來是我把你慣成了這樣!”

“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這些?你關心過我嗎?養過我嗎?你還記得我媽媽喜歡什麼顏色嗎?還記得她的生日嗎?”蘇唯抬眼,懟了過去:“蘇博海,所有人都有資格來指責我,唯獨你冇有資格!”

蘇唯說完,就站起身來,轉身就要走。

蘇博海大罵道:“蘇唯,你給我站住!”

蘇婕忙起身,跟著跑了出去:“姐,姐!”

蘇唯停下了,看向她。

她愧疚的咬唇:“姐,對不起,我隻是想讓你們緩和關係。其實爸爸很關心你的,隻是方式不對。你不要生我的氣。”

“我冇有生你的氣。但是我不想提到他,我可以原諒你,但是不能原諒你母親還有他。因為你是無辜的,你冇有選擇纔來到這個世界上,而且你本性不壞。”蘇唯失笑道:“我走了,你回去吧。”

蘇婕點點頭,看到霍景琛也出來了。

蘇唯不解的問:“哥,你要去哪兒?”

霍景琛冇有理她,直接去追蘇唯去了。

蘇唯大膽的猜測,阿唯離婚了,霍景琛這麼緊張她,她們倆如果能成,也是一段金玉良緣啊。

可是霍景琛雖然是私生子,但好歹冇結婚,應該不太可能。

雖然她很喜歡蘇唯好。

蘇唯踩著高跟鞋,走著。

正要開車門,卻聽到身後一個醇厚的聲音:“小蘇總終於下了決心離婚了,可喜可賀啊。我還以為你又會被陸斯予哄回去呢。”

蘇唯回頭,霍景琛黑色的襯衫,黑色的西褲,一雙鋥亮的皮鞋。霍景琛的長相和陸斯予不一樣,陸斯予是英氣逼人,而霍景琛反而是溫潤如玉。

“剛剛讓你看笑話了。”蘇唯把風吹起來的頭髮,彆到了耳朵後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