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的心裡異常的溫暖,雖然她的婚姻不順利,但生的爾爾卻不差,知冷知熱。

蘇唯衝著她笑了笑:“好,媽媽每天都開心,爾爾也要開心。”

就在此時,蘇唯聽到爾爾喊了一句:“爸爸。”

她回過頭,果然看到陸斯予上來了。

他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她躲開了眼神,對爾爾說:“爾爾去樓下和蓉姨玩好不好?媽媽和爸爸有話要說。”

“那媽媽答應我,不要吵架,有話好好說。”爾爾揚起小臉,請求道。

蘇唯點頭答應了,現在讓她吵架,她都吵不起來了。

爾爾抱著玩具,乖乖的下樓去了。

蘇唯看著地上的積木,先開了口:“陸先生是想通了?是帶離婚協議書來了嗎?”

陸斯予苦笑,她現在隻知道離婚,隻知道離婚協議書。

可是他做錯了事情,必須要有認錯的態度。

他跟著坐在了她的麵前,自顧自的說:“阿唯,我和我媽斷絕了母子關係。以後我不會再回老宅去了,她有紀瀾希照顧,也不需要我。等我媽歸西了,我就會把紀瀾希送出去。現在我媽死命的護著紀瀾希,不惜拿命逼我。我能做的都做了。從此以後,我們過我們的,你也不會再有婆媳矛盾了。”

“你不需要跟我彙報這些。”蘇唯不耐煩的打斷道。

陸斯予執著的說:“我想跟你說這些,我知道你聽了會安心。”

“陸先生,我想你是誤會了,肯定以前我聽到這些會很開心。但是現在我一點都不想聽到。我關心的隻是什麼時候能離婚,什麼時候能重獲自由。你也彆想著耗,耗我也不會改變主意。”她抬眼,冷漠的看著他。

陸斯予看到這樣的她,覺得異常的陌生。彷彿以前排斥自己,反感自己的阿唯又回來了。

陸斯予當然是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阿唯,你彆老是說氣話。夫妻哪兒有不吵架的?一吵架就鬨離婚像話嗎?夫妻之間有矛盾,很正常。可以吵,可以鬨,但不要經常把離婚掛在嘴邊,很傷感情。”

“我知道你在嘔氣,你還喜歡我。不然你也不會到現在還留著我的孩子了,對吧?冇幾個月,它就要出世了,嬰兒房,它的衣服,鞋子我都準備好了。你真的忍心讓它出生在不健全的家庭裡麵?”

蘇唯笑了,他做了這麼多的錯事,幫著小三來針對自己,可他現在還一副冇什麼大不了的樣子。

他就是這麼自私的人嗎?

蘇唯看著他笑,他愣住了:“你笑什麼?我說錯了嗎?”

“陸先生,你說完了就請你趕緊離開。我很忙。”蘇唯微笑著請他走,她答應過爾爾,不能吵。

其實她也吵不起來了,一段感情還能吵,說明還有得救。吵不起來,那纔是真的前途陌路了吧。

陸斯予知道自己說的越多,錯的越多,他苦笑:“看來你還冇冷靜,我過幾天再來看你。阿唯,我是真的想和你從一而終,不管你相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