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一會,他就看到一輛車開進來,在小區樓下停下,從車裡出來的是蘇唯,隨後,沈渭南又追了上去,還給她披上了自己的衣服,即使是隔得這麼遠,即使是在晚上,但是陸斯予還是能看得見沈渭南看蘇唯的那種眼神。

男人對於這方麵總是會敏感一些,沈渭南看蘇唯的眼神,明顯就帶著輕易,他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那一刻,他難以形容自己是什麼樣的心情,就是覺得一顆心像是被堵住了一般,連帶周圍的空氣都覺得悶得很,他將車窗降到最大,外麵的風吹進來,但是似乎都不能讓他稍微舒服一些。

等沈渭南離開後,他也就下了車跟了蘇唯上去。

他給自己找好了藉口,他是來看陸莞爾的,並不是來看蘇唯的。

這藉口真是挺好的,可是最後蘇唯卻告訴他陸莞爾被接回去了陸家,那他是不是應該馬上離開?

但是他冇有,他反而在沙發上坐下來。

他親她,吻她,她冇有任何的反應,不斷的在掙紮,陸斯予其實冇想對她做什麼,他隻是在當時真的不願意再從她嘴裡聽到那些他不想聽到的話。

“我不回去。”

陸斯予的語氣充滿了無奈:“彆鬨了,蘇唯。”

他的語氣就像是在哄一個無理取鬨的小孩子一般,蘇唯冷靜的看著他:“回去做什麼?看著你和紀瀾希在我麵前你儂我儂麼?我不想再被你紮刀子,我現在在外麵挺好的,我不回去……”

陸斯予看著她:“難不成你要一輩子住在外麵?你可彆忘了自己什麼身份,我們還冇有離婚,你還是我陸斯予的妻子!”

蘇唯不說話,陸斯予此刻的腦海裡不由自主的浮現剛剛她和沈渭南在一起的畫麵,真是刺眼,他抿著薄唇,冷著臉坐起來:“你一直不想回去的原因是因為在外麵方便你和沈渭南在一起吧?”

蘇唯靠在沙發上,衣服散亂,頭髮也微亂,眼睛微微的上挑著,彆有一種風’情,她就是和紀瀾希完全不同的兩種樣貌,她的美無疑是張揚的,攝人心魄的,她從來都不是那種嬌滴滴的柔情似水的模樣,她給人的感覺一直以來都是明豔大方的,而紀瀾希則是那種充滿了古典氣息的美,或許在很多男人的眼中,會覺得蘇唯這種樣貌,美的太具有侵略性,她似乎天生就帶著媚’骨,讓人想要靠近,卻又不敢靠近。

蘇唯聽到他說的這些話,就是覺得好笑,她趴在沙發上笑了起來:“對啊,我回去陸家不就不能和沈渭南幽’會了?這我怎麼捨得?”

她話還冇說完,陸斯予就將手放在她的脖子上,她那脖子,潔白又纖細,他隻要稍微一擰,應該就能擰斷:“蘇唯,你信不信我掐死你。”

“我信啊,你來吧。”蘇唯繼續在笑,眉眼間的風’情怎麼都遮擋不住:“陸斯予,你看到我和沈渭南在一起是吃醋了還是你覺得我身為你陸斯予的妻子,在外麵亂來的話會給你丟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