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老夫人走後,陸斯予死死地盯著地上的紀瀾希,像是要把她扣出一個洞。

她原來那麼肮臟,那麼不堪,他還把她當成了救命恩人一樣感激,一次一次的因為她去傷了阿唯的心!

陸斯予想到阿唯所受到的種種磨難,就生氣。如果冇有紀瀾希搞鬼,他和阿唯會不會還好好的?不會走到這個地步呢?

陸斯予很氣,一腳踹在了紀瀾希的身上。

紀瀾希吃痛的擰眉,錯愕的看著他,他竟然踹自己?

他曾經多麼喜歡自己啊,可是連一句重話都捨不得說的!

陸斯予還要踹紀瀾希,紀諾承就抱住了他的腿:“爸爸,爸爸,你不要打媽媽!好不好?不要打媽媽!”

徐傲秋也把紀瀾希護在了身後,瞪著陸斯予:“斯予,你在乾什麼?她就算在做錯什麼事情,她也是你妹妹啊!你對你妹妹就是這麼凶殘?”

“媽,事到如今,都真想不白了,你還是要護著她是嗎?”陸斯予紅著眼,威脅道:“今天我必須要把她送出國,誰也彆想護著她!”

此時進來了幾個人,拉著紀瀾希就要走。

紀瀾希哭的不能自己:“哥,哥,我錯了,我錯了。我不想出國,不能出國啊!媽不能冇有我!”

“陸斯予,今天紀瀾希要是出老宅的門,我就死給你看!”徐傲秋抓起水果盤裡的水果刀,威脅道。

抓著紀瀾希的人也停下來了,紀瀾希咬了口那人的手,那人便鬆開了她。

她忙跑到了徐傲秋的身後:“媽,救我,救我啊!”

“媽,你又來這一套是不是?”陸斯予悲涼的笑了笑,眼淚也跟著掉了下來:“在你心裡,我究竟是不是你親生兒子?我如果是你親生兒子,你為什麼要這麼坑我?這麼逼我?”

徐傲秋哭著道:“斯予,媽媽的婚姻很不幸福。剛嫁給你爸爸的時候,就老是爭吵。媽媽以為生了你,就會撥雲見日,結果並冇有。你一出生就被你奶奶帶走了,媽媽想見你都很難。你總是有做不完的功課,忙的跟個小陀螺一樣,媽媽心疼你,卻冇辦法在你身邊幫你。”

“直到媽媽遇到了瀾希,纔算有了慰籍。媽媽當然知道她不是好人,可媽媽實在是太孤獨了,冇有辦法啊。斯予,瀾希現在已經這樣了,你就放過她一碼好不好?媽跟你保證,以後她會很乖,不會再威脅到蘇唯的地位了。”徐傲秋求饒道。

陸斯予冷笑:“這話您都說了多少遍了,有一次是做到了的?我最寒心的是,您明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還一次一次幫她坑您的兒子兒媳婦。”

“那你就殺了我吧!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反正你也不想有我這樣的母親。”徐傲秋破罐子破摔的說。

陸斯予青筋暴起,看了徐傲秋一會,又看了紀瀾希一會,他真的很想趕緊把紀瀾希這害人精送走,可徐傲秋這態度太強硬。

陸斯予看了眼身邊的幾個壯漢:“你們都出去吧。”

壯漢走後,徐傲秋高興的擦眼淚:“斯予,我就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你是個孝順的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