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霍景琛來了。

江曼荷和蘇博海笑著說:“景琛來了啊。”

“小姨,姨夫。我來找蘇婕的。”霍景琛微微點頭,就上了樓。

霍景琛到了蘇婕的房間,卻見她正在卸妝,他好奇的問:“這麼晚找我來,就是看你卸妝的?”

“哥,蘇唯被人欺負了,你可得幫她啊。紀瀾希那個賤女人,竟然用苦肉計,現在姐夫和姐家裡鬨得雞犬不寧的。”蘇婕拿著卸妝棉擦著臉,說道。

霍景琛對於發生的這一切,一點都不意外,甚至還早就遇見了。隻是他提醒了蘇唯無數次,她都依然不死心,在陸斯予那裡碰了無數次的南牆。

“哥,我跟您說話呢,您聽到冇有?蕭庭這個人,你應該認識吧?蕭庭和紀瀾希肯定有關係。”蘇婕扭頭,不滿的問。

霍景琛看到她這麼維護蘇唯,嘴角上翹,她終於是長大了,知道誰是外人,誰是自己人。

他從凳子上站起來:“知道了。”

就算蘇婕不找他,他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第二天,蘇唯就被霍景琛給約了出來,霍景琛給她了一份檔案袋。蘇唯打開後,發現都是蕭庭的黑料,任何一個黑料都可以斷送蕭庭的一生。

“為什麼這麼幫我?”蘇唯好奇的問他。

他聳了聳肩:“我也隻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蘇婕讓我幫你。”

蘇唯點點頭:“霍總應該不是隻會做慈善的人吧?”

“不如我們做個交易,我幫你對付陸斯予,讓他對你死心,放你離開。你做我的內應,幫我得到陸氏集團。”霍景琛大方的談著條件。

他以前不是個爭權奪利的人,對陸氏集團更冇興趣。可是現在,他發現隻有擁有足夠的權勢,才能保護想要保護的人,比如蘇唯。

所以他必須要強大起來,這樣他纔有底氣去追她。

蘇唯猶豫了下,這顯然是在背叛陸斯予。可她待在陸斯予身邊,實在是苦不堪言。

如果隻有這條路可以讓陸斯予死心,獲得自由的話,她也願意選擇。

“好,我答應你。你想讓我做什麼?”蘇唯到底是下了決心。

霍景琛笑著說:“後院失火,腹背受敵,小蘇總,這把火該怎麼放,你應該比誰都清楚吧?”

蘇唯跟霍景琛告彆後,第一件事就去找了蕭庭,蕭庭一開始拒絕和蘇唯合作,直到看到檔案袋裡的東西,他害怕了。

他有這麼多的黑料握在蘇唯的手上,為了自保,也不敢不聽話。

當天晚上,月亮很亮,卻不完整,透著一股殘缺的美感。

蘇唯帶著蕭庭走了進去,蘇唯掃了眼正在吃飯的眾人,笑道:“大家都在啊。”

那接下來的一場戲,就很好看了。

紀瀾希看到蕭庭後,臉色微變,蕭庭怎麼和蘇唯在一起的?

到底怎麼回事?

紀瀾希發現蕭庭都在閃躲自己的眼神,她也變得很不安,難道事情有變了?-